靡不有初 鲜克有终

耿耿于怀

我喜欢这个故事啊。
早起黑算撕的时候太太说不碰rps了我真的有些难过。好在大家都不是能轻易搁下的人嘿【庆幸dog

最早喜欢sk的时候是觉得这对的cp设定太有意思了,
系里高傲的戏外软贴,忠犬诚恳的则是温柔妥帖
那种多情无情配冷情重情的虐感……真他娘的带劲。

后来发现,
如果无心无情的陷的深了,
重情认真的反倒看的清楚明白的话,
也是格外的有意思啊,就和这篇文的感觉很像。

其实两个人都很执着,
一个执着于喜欢和在一起的幸运幸福,
另一个着迷与永远羁绊住不能分开的设定。

不论哪种,
都让我想到就被感动@荣阳寒水 

荣阳寒水:

Krist是忍着狂跳的心完成杂志的拍摄的。


他心里在高叫着:“啊啊啊啊我强吻P’Sing了啊嗷嗷嗷!”


作为一个专业的男演员,Krist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以他专业的男演员的经验来看,Singto也没有表现出任何异常。


还是轻轻靠着他肩膀,还是让他沐浴着执着的目光,还是在他背后做着摄影机看不到的小动作。


Krist内心狂喜,巴不得赶紧结束工作。


又一次回到闭塞的小更衣室,一锁上门,Krist就两手撑在墙上,把Singto困在中间,Singto能清楚地看到他眼睛里几乎要爆炸的喜悦。


Krist也不说话,就这么看Singto。


Singto叹了口气,抬起右手搭在Krist手臂上,说:“Krist,下回还是分开换衣服吧。”


Singto搭在Krist胳膊上的手似乎有千斤重,逼他将手放开垂在身侧。Krist脸上写满了不可置信,他张张嘴,想问一句“我终于这么喜欢你你为什么不回应”,但似乎是觉得这质问太过幼稚单薄,方忍住没有脱口而出。


Singto友好地拍拍Krist撑在墙上的另一只手臂。


“好啦Kit,快点换衣服吧,粉丝们还在等着点名呢。”


这天所有粉丝的照相机里都是Krist的臭脸。


以及侦式假笑。


Krist向来是不介意盐粉丝的偶像,大家也多是在社交网络上带着调笑的口吻猜测弟弟是不是拍杂志累了,或是欣羡地表示看直播就知道只有拍摄时和他哥在一起他才比较快乐。Singto赞了几条类似的推文,还发IG说“You’re the meaning in my life. You’re the inspiration.”


虽然Singto发的终究还是歌词,但是到处都炸成烟花。


当天晚上,刷屏小能手Krist没有出现。


第二天,刷屏小能手Krist还是没有出现。


Krist好像突然消失了,其实他只是把自己关在了自己的卧室里,双眼无神地抱着玩偶侧躺在床上,扔在书桌上的手机早就电量过低自动关机了。


Krist并不是在发呆,而是在思考。


在他的想象里事情不应该变成这样。他会半是霸道半是娇羞的说,“恭喜P’Sing终于成功把我掰弯了”,然后P’Sing会说,“嗷,是Kit太迟钝了”,然后他会揶揄P’Sing说,“哦吼,P’Sing你实在太明显了,全世界都知道了好吗,我只是想多给你一个机会,看看自己会不会真的喜欢你所以才没有戳破,你还要谢谢我”。然后他们会相视一笑,会像之前一样交换一个吻……


Krist连每一个动作每一个表情都在脑海中排演好了,最后他会和P’Sing讨论如何钓粉丝的胃口,甚至公开的时候一定要搞一个大新闻。


这么想着熬过那个拍摄,方方面面极尽周道,偏偏没想到他其实是一厢情愿。


Krist在思考,P’Sing一直以来是演给他看的吗?演的那么敬业吗?人前要演人后也要演吗?在P’Jane面前演,在两个人独处的时候也要演吗?


他不信。


“Kit,Singto来看你了。”


楼下忽然传来一声呼唤,Krist猛然惊醒,从床上坐起来。


心又开始狂跳起来,Krist听见拖鞋踩在楼梯上闷闷的声音,然后房门被敲响,再然后是Singto一如既往温柔的声音,“Kit,我可以进来吗?”


“啊……可以。”


Krist用不到一秒的时间快速整理了一下头发,在Singto进来之前放下手。


Singto亲眼目睹了Krist头顶一撮头发翘起来的过程。


忍不住笑了一下。


Krist有点脸红,他盘起腿,拍拍床示意Singto坐。


Singto脱了鞋,也和Krist一样盘腿坐上床,随手捞过一个Krist的玩偶抱着。


“P’Sing来找我干嘛?”


快说,说你那天那么说是因为在外面,是因为更衣室不隔音,说你发的IG是真心的,说你这两天太忙了所以才没有发来任何消息。


Singto看着Krist期待的眼神,抿抿嘴,说:“公司找你有事,联系不上你,我就说我来看看你。你明天有工作,必须要和经纪人联系一下。”


Krist低下头,抠着手里玩偶的线头,不说话。


Singto看到Krist这闹脾气的小猫一般的表情,忍不住伸手摸他的头发。


Krist迟疑了一下,还是没躲开。


“P’Sing没什么别的要说的了?”


“嗯,没了呀。你晚上没事儿的话和我一起去吃晚饭吗?然后要不要去我那儿打游戏呀?”


Krist终于偏了头,躲开Singto的手。


“P’Sing以前说喜欢我,爱我都是骗我的吗?”


“不……”


“我生病照顾我是骗我?工作完累了让我靠着睡觉是骗我?说要做我的私人摄影师是骗我?还有……全都是骗我吗?”


Krist抬起手臂想用玩偶去丢Singto,最后只是咬了下牙就放下了手。


低下头,Krist继续抠着布偶的线头。他眼圈似乎有点红,Singto看了挺心疼。


“Kit,你觉得我是骗你吗?”


Krist低着头不说话。


“Kit,我从来都没有骗过你,你是我最最珍惜的弟弟,我答应你的我永远都会做到。”


“狗屁!你算什么直男!”


Krist眯着眼睛抬起头,手里的玩偶还是丢出去了,可怜兮兮地摔在床边的沙发上。


他还是不想真的去砸Singto。


Singto叹口气,换了个姿势跪坐在床上,离Krist近了一点。


“Kit,我会克制自己的,我不想去破坏你的感情。”


“你嫌我有女朋友?”


Krist猛得从床上跳起来,就要去桌子上拿手机,Singto赶紧伸手拦住他,把他拖回来摔在床上。


Krist不老实地挣扎着,一边叫嚷“P’Sing放开我!你不是嫌我有女朋友吗!你放心一会儿就没有了!你放开我!”


Singto奋力压着Krist不让他去拿手机,他本来以为方才那样说Krist就会放弃,没想到反而起了相反的结果。Singto闭闭眼,才终于说出了自己准备好的台词。


“好吧,Kit,既然你这么坚持,我们可以试试。”


Krist立刻停下了挣扎,瞪大眼睛傻傻地看着上方Singto的脸。


Siingto深吸了口气,“但是我有一个条件。只是试试,你不许去谈分手。”


Krist皱起眉头,问:“为什么?”


“只是试试,”Singto垂下眼睑,似乎在说服自己一般,“只是试试。”


“那也得有个期限吧?”


“到我说可以的时候。”


“……好吧。”


“不能有亲密的动作。”


“为什么啦!”


“只是试试。”


“……好吧。”


Singto看着Krist的脸,Krist的耳朵迅速红了,Singto才意识到他还压着Krist,起身坐在一边。


Krist慢吞吞地坐起来,歪着头看Singto。


“P’Sing,那我们一起去吃晚饭吧?”


“嗯,你收拾一下,我在楼下等你。”


Krist把手机充上电开机,不知道多少条消息将他的手机挤到发烫。


苦苦等待的粉丝们终于盼到了Krist发的IG,“When I lookinto your eyes, I can see how much I love you.”


 


最近Krist整个人都容光焕发,走路带风,被粉丝形容为“一只快乐的小鸟”。问他发生了什么,他也只是意味深长的笑。


Singto还是和原来一样,没有更靠近,也没有走远。Krist暗自觉得P’Sing之前只是不好意思,其实心里还是爱他爱得要死的。


Singto其实一直在等一个时机,在某一天发信息邀请春风得意的Krist到自己公寓去。


Krist觉得自己平生都没有这么勤奋过,简直是三秒就收拾好了过夜包,兴冲冲地把亲哥闹起来,开车带他奔去Singto的公寓。


Krist对自己的哥哥千叮咛万嘱咐,千万别停留,趁早回家。


Singto听到敲门声打开门后,看到的是Krist溢于言表的激动表情。Krist举着手机,对话框已经编辑好了,他眨巴着大眼睛看着Singto,似乎就等他一个指令。


Singto吓了一跳,装作要看的样子拿过Krist的手机,直接关机。


Krist愣在门口,Singto扯着他的手腕把他拉进来,关上门。


“Kit,我们谈谈。”


Krist低着头坐在床脚不说话,一偏头,扔在地上的书包也是一副嘲讽脸。


“Kit,我说过,我们试试。”


“嗯。”


“但是现在我觉得……在我心里……”


“那就是说现在不试了呗。”


“Kit……”


“是我家人还是你家人?”


“不是。”


“那还是因为我不是自由身呗。”


“不是。”


“公司发现了有意见?”


“不是。”


Krist眼睛又红了,他还是改不了这个爱哭的毛病,但是他却一直憋着。


“那就是P’Sing不喜欢我。”


“Kit,你心里应该很清楚我有多喜欢你。”


“P’Sing真是……包括我自己,所有人都觉得你对我是最好的,只有我自己心里清楚,分明是我缠着你,是我离不开你,是我缺你一点爱护就活不下去……”


Krist闭上嘴,也不看Singto。


Singto顿了一会儿,说:“Kit,能和你做一辈子兄弟就是我遇到的最幸运的事了。”


片刻后Krist仰起头,他脸上竟然带着笑,那笑看上去是真诚的,没有什么悲伤或者难过。“P’Sing,我一直当你是最爱的哥哥的。”


Singto看着他的笑脸,忽然说不出话。


Krist走过去拿手机。


看到Singto的目光,Krist笑笑解释,“我打电话看Toptap能不能接我去他家睡。”


住我这儿也行。


Singto没说话,点头。


 


Singto看着Krist坐的车逐渐拉远距离,逐渐消失,但他却还觉得有个小黑点一直在眼里晃来晃去。他一直护着的弟弟终于长大了,不再是那个小男孩了。一段感情的最终不是在一起,也不是没在一起,而是在一起后分开,这样,就彻底结束了。但是,伴随着又凶又闹腾的表象的,Krist一直给他的,悄无声息又无微不至的关心,或许也就结束了。


Krist把头靠在车窗上,吸吸鼻子,却没哭。有了希望后的失望很像绝望,Krist不是猜不透Singto为什么这么做,但是正是猜透了才更加难以接受。Singto爱他之深,“没在一起”给人希望,“在一起”却不是最后的结局,倒不如这样,大家一直做着心照不宣的兄弟,到死都无法和彼此分开。Krist不甘心,就算是Singto从不骗他的,他也不会相信。


Singto坚持着,他只是把Krist当成弟弟。


Krist也坚持着,Singto不只当他是弟弟。


就这么彼此僵持着,可能这份执念越深,越好吧。


 

评论 ( 7 )
热度 ( 182 )

© 吴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