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不有初 鲜克有终

【sk】争执(就一章)

名字很废直接来源是老师

这其实是一个写废的剧作作业,从构思开始就很羞耻了,最后写的放飞自我

是借鉴了蛮火的一个梗(或有侵?告知删)

也不打算交这次片段练习了(无力承受小潘可能怼我的场景)

人物小传也留住,是这个时段特殊的纪念啊。

想了好久还是戳默默加上了标签


烂笔头和ooc在我 一切美好属于sk



「人物小传」


Sing:

棱角分明,瞳孔黢黑,看着别人的时候偏深的眼睛显得人格外真诚。近视,但只会私下时戴眼镜。


年少丧母,和父亲关系很亲密,依赖并且信任父亲。


娱乐圈的小新人,因为颜值颇好一次偶然的机会在公众平台上被推荐出演时下大热的腐剧,颇受欢迎。


对自己要专营的事情十分认真投入,为了磨合剧本会做很多努力和考量。甚至在对表演产生兴趣后选择转专业修习导演。



私底下很喜欢沉静在自己的世界,喜欢看书/摄影,会一个人坐公交车带着相机漫无目的的散心拍照调节情绪。很不擅长音乐,唱歌容易跑调,因此在公共演出前会私下练习很久,记词十分牢固。


比较内敛容易害羞的性格,不适应别人的skin ship(身体接触),最早期接受公众采访时会很努力地去表现的外向,接话题会冷梗但是很认真很官方地回答问题。对粉丝一直是偏尊重考量的方式,问答时也会很认真。






kit:

偏肉的的圆脸,嘴型上翘,笑起来眉目弯弯。


家里兄妹三个,排行第二,从小就擅长和人打交道。


从小学架子鼓玩乐队,一呼百应的性子,身边好友兄弟众多,开玩笑荤素不忌,另有交往5年之久的女友。


喜欢收集手办模型和漫画。


在公众平台上被推荐出演时下大热腐剧,cp运营初期做的十分顺手,后因粉丝朋友多发提醒,女友的不满产生不适,主动在荧幕前疏远关系很好的学长。


说话接茬非常顺溜,善于经营自己的荧幕形象,会和粉丝逗趣也会和记者开玩笑,看着大大咧咧十分适应舞台,歌舞演出和平时采访控场力都很强。


对粉丝送给自己的礼物十分珍惜,会在公众账号上拍照感谢粉丝,几度见面会时被感动当众落泪。身高不算拔尖会在鞋里偷偷塞增高鞋垫,喜欢把偏长的头发梳成“浪奔”刘海,不喜欢把刘海放下来的乖顺样子,害羞的时候会耳朵红。


注:文中出现的房间是宾馆式一居房,仅有卧室紧连着卫生间。





「正文」






【第一场 街道】


雨滴淅淅沥沥地落到车前和车窗上,被雨刷掸开,前灯看着看不清车内的人影。


后排的车辆长鸣喇叭,车灯混着雨水照出地上积水的反光。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请……”猛然把手机从耳边撤开,sing面无表情,右手搭上方向盘,打转。


车轮转向加速激起一片水花,黑色汽车在一片鸣笛和叫骂声中逆行转弯,橘色的后灯慢慢隐进雨水中。





【第二场 居民楼下】


远光灯把雨水照出“丁达尔效应”,静立的黑色汽车前不断有行人打着雨伞走过。


sing左手搭着方向盘,右手依然举在耳边不停的拨打那个号码。


雨刷在玻璃上来回摆动。


“滴——”sing握着手机的手渐渐缩紧,“p'sing”


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让sing面色骤然舒缓,紧握手机的指节也松散了些。


似有紧张的舔舔嘴唇,sing故作泰然地开口:“kit”


“p'sing——”对话那头的有些粘软的声音又喊他的名字。


“你喝酒了?”搭载方向盘上的手一顿

“嗝”


“你在哪?”sing低下头“你在哪?kit?”与温和语气相对的是略显凝重的表情。


电话那头顿是无声,车内的空气仿佛凝滞了一样。


“在家。”

略显轻软的声音轻轻击破了结界一般,sing重重的呼吸声轻吐在湿热的车厢内,用力到僵硬的手指也慢慢松开,掌心的指印分明。


车门被“砰”声关上,sing冒着雨向着街道对面亮着昏黄灯光的居民楼走去。


略显快速地步伐溅起水花。





【第三场 屋内】



sing将右手在被雨水浸湿的衣服上擦了几下,咽下的口水带着喉结上下滚动。


右手握拳叩向房门,却是一用力门就开了,屋内却显得比廊道还暗些。


sing进入屋内被迎面扑来的酒气熏的偏过头,脚下也踢到了一个酒瓶


玻璃滚动在木板上咚咚作响。


“kit—”他一边找人一遍循着记忆在墙上摸索电灯开关。


身前却似被拦住猛然一绊,sing整个人摔倒在地上却狠压住了另一个人,“嘶—”被“突然袭击”的人痛喊出声。


与此同时sing的手碰到了落地灯的按钮,

灯光骤然照亮屋里瘫坐在地的两人。


“p'sing?”kit似乎对眼前乍然的光亮很不适应,一只手遮在眼前,

头晕疑惑地打量着突然出现的客人。


kit慢慢支起身体,空腹和酗酒让他整个人状态极差。

站起时差点摔了一角,幸而sing及时托住了。


看着满地狼藉,sing的表情也十分僵硬,但还是教养极好地没有多问。


扶着kit坐好便俯身收拾了起来。


速食便当的包装和酒瓶凌乱的散在房间四处,和主人乱丢的衣饰一起,还有堆得东倒西歪的电玩设备。

漫画和手办却还是整整齐齐地占了一面墙,不见丝毫杂乱。


sing看着有些发笑。


sing扶起地上的酒瓶,偶尔还会碰到撒漏的酒水,抖落起地板上的衣服,一件件归置。


“p'sing”,看着一言不发收拾屋子的人,kit摇头晃脑有些做不在意地说:“我分手了。”


sing收拾的动作一顿,复又继续,头也不回地应答“这次打算什么时候哄人家。”


“真的分手了,她接受不了我和男人传绯闻,觉得很恶心。”kit笑嘻嘻的,抓着床单的手却愈发用力。


空气像凝滞了一样,只有挂在墙上的钟滴滴答答,两个人却迟迟不动。


“你好好和她解释,以后不是出席活动,我少联系你。”sing转过身去,并不停下整理的动作,手里的衬衫却怎么也折不齐。


“这关你什么事?”kit抬起头反问,“你和我减少接触别人就不会我像同性恋了吗,还是她不嫌我恶心?”


似乎没想到kit会反弹的这么激烈,sing张开口一时没接上话茬。


“哥”,kit仰着脸笑的眉眼弯弯,粉丝都夸他这样笑起来可爱的像只猫咪,

开口也是软软的奶音和玩笑样的口吻:“要是没拍那部剧就好了。”


“kit” sing对着kit有些无措,对方还是像撒娇一样的状态,说的话却是不给彼此留颜面。


“不过不拍那种剧我也火不了,他们都说我应该谢谢你呢。”

kit从床上一跃而下,休息了一会动作轻快了不少:“哥你觉得呢?”


sing看着kit,手还半抬着,抓着折到一半的衣服。

两个人相互打量许久,sing慢慢开口,久未说话的嗓子有些干:

“粉丝也是一时热度,以后慢慢疏远了,他们也就不说了。”


“那怎么行呢”kit慢慢走向sing:“我和哥是荧幕情侣啊,粉丝都说你喜欢我的,怎么能疏远?”


泛着酒气的脸红扑扑的,笑的眉眼弯弯语气肆意:“哥你是不是喜欢我?”


sing看着kit,表情严肃,却还是没有扰乱kit脸上近乎夸张的笑容,kit一如往常地插科打诨着往前凑:“是不是?”


sing正正地盯着眼前人,也不后退也不动,认真又专注道:“我喜欢你”,

看着眼前的kit瞳孔一怔,一点点敛下嘴角,眼睛也从弯到圆。


“你是我最喜欢的弟弟啊。”sing的手放上kit的头发,恶劣地搓乱对方的刘海。


“知道了!”kit不满地挪开sing的右手,从他身边走过,拿起矮桌上的矿泉水:“走的时候帮我把门关好。”


下意识地侧头瞥了一眼拧瓶盖的kit,sing低头推了推眼镜,嘴角挂着苦笑。

kit面对墙壁,灌了一大口水,眼睛有些失神。





“总之,你尽快和她和解吧,闹太久不好。让她不要在意别人的言语”,

sing一遍快速清理kit床铺上的垃圾,一边嘱咐对方:

“告诉她你问心无愧。”用力地抖落床单。


sing把垃圾归置到一起,拎着一堆塑料袋向kit告别。


kit用矿泉水漱着口,口齿不清地挥手应着,懒洋洋地晃向洗手间。

把水龙头拧开,也不作等直接把头送到水管下冲洗。


屋内的水声和屋外越发下大的雨声冲刷着空间。

kit凑在水龙头下,久久不起身。



关上水龙头,kit支着洗漱台打量着镜子里略显狼狈的自己,

镜子里的人面色苍白,水珠从头发上不断滴落,一滴一滴敲打在瓷砖平面上,


久久,房间里再度响起声音——

“我有愧疚”,他对着自己说:“问心有愧。”





______the end




原梗借鉴于《倚天屠龙记》

看到的时候真的被周芷若打动了。



嗷感谢看完(这个做文集整理的lo突然打字嘿嘿【突然变态.jpg)

么么哒我的sk


评论 ( 20 )
热度 ( 54 )

© 吴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