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不有初 鲜克有终

[一年生][RPS/SK]初初



lo的文配着bgm食用可能都有奇效😳!

“他的少年,好看耀眼的像太阳一样。”
看到一瞬间有些胀涩,又像打了一个巨大的哈欠有极大的满足感。

入坑以来遇到了很多戳进心坎的句子,现在又有新收藏啦。

嗷我在课上最后花了十多分钟把这章看完(我平时撸文很快的!)
现在只能边走到操场赶下一节体育课,
边给这篇敲可爱的甜饼码观后感啦。

今天这个城市的天气格外的好,
我的耳机里还响着《初初》,
踩着最年轻气盛的大学土地,
刚刚读过时机感觉都很恰好的文字真的是超级幸福啊。

就和看这篇的感觉一样,
两个人认认真真的纯纯粹粹地谈一场极甜的恋爱。(我总觉得观后感写的不忍直视 捂脸)

lo花时间功力勾勒细小的画面细节真是极大的满足了我对画面感的想象啊!

夏天 制服 猫一样的少年 酸酸甜甜的饮料
串联在一起 就莫名的充满甜蜜到满足的味道

Singto的外表描写不如Krist多,但是所有的台词我好像都能听见S本人超级温柔清亮的声音,酥酥麻麻的

Krist真的是心头好,就想到ins上的一组照片——他在农大的时候穿白衬、系着绿色有校徽领带的照片,刘海顺着,右耳朵上一个黑色耳钉,背景虚化或者高曝光,笑的一派灿烂的样子。
看见那个系列照片的时候我真的一直想一直想,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男孩子,虽然是老派的说法但是真的!除了可爱一律词穷。

文里那么多细节描写,我最喜欢的还是两个人的初见和出柜(诶怎么这么顺)

lo的画面和节奏我真的给满分啊,暴风哭泣的喜欢,
两个人在一起就会有那种滋遛滋遛的黏腻腻的磁场,
就是那种酸酸甜甜的冰沙吃到第一口的幸福感!那种气氛场景想想我也是被好看到心跳漏拍啊!
singto送上冰沙的时候就被戳炸!我真的!最喜欢冰!沙!了!

结尾出柜的时候最戳我的描述可能是

“明明连牵手与亲吻都变扭的人,现在却态度强硬地向着他面前的世界,一字一句地承认两人的关系”

以身体在前的护卫者的姿态。

这两个人永远也分不清谁更勇敢,
只能不断较劲谁比谁更喜欢多一点吧。

我在很喜欢的一部小说里看过一句话,大致是这样的
“我的爱满了便溢出来,也没有什么关系,终有一日,它还会满。”

所以对于s说喜欢一个人喜欢到心脏快要装不下,真的是当你满心满眼的都是一个人,他会变成全部的。

其实文字本来就是有些矫情的事,
但是在你我都还热切的爱着这件事这些人的时候,
合该矫情。




写在最后——
我再这样写长评可能lo会觉得我在暗恋她(无奈瘫)




@清酒与鲸 


清酒与鲸:

甜,一发完


普通人私设,学长!Singto×学弟!Krist,有剧中台词乱入


什么也不想干只想看他俩谈恋爱


推荐bgm.初初-古巨基


文/俞止



初初



0.


初初的景致尽改,


初初的感觉亦都未改。


1.


“微积分,也就是Calculus啦,是高等数学的基本分支,要研究函数的微分、积分和有关概念的……”


“就比如,已知物体移动的距离S表为以时间为变量的函数S=s(t)啦,求物体在任意时刻的速度和加速度……”


“看这里这道题,嗷,在书上这一页,是一元微分的折叠定义……”


“你看看你们嗷,困成这个样子吗?经济学微积分可是很重要的,回去认真做习题,好了好了下课……”



下午五时的日光已经褪去了能够灼伤人的温度,只留下蒸腾向上的闷热空气,像蒸笼一样加热氧气来刺激喉咙。还有烧得明艳热烈的暖色系颜色,在木质桌椅留下斑驳陆离的光影。


他随手扯了扯领带加快脚步,手中提着的刨冰已经有一些融化了。


生长于曼谷大街小巷的绿色植物在金黄色日光下显得似乎有些青翠过了头。热度蒸发了喧哗,校园过于安静,只剩下零星几个抱着书往返教室而匆匆经过的学生。还有教学楼外一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却占据着位置晒了三年太阳的猫。


图书馆副楼的自习室二层,Singto单肩搭着书包迈开长腿三两步跑上去。最里的一间,他径直走向他惯坐的位置。这个时间的学生很少,所以他一眼就能越过空荡的桌椅看到正坐在窗边的位置等他的人。


因为曼谷夏天过于炎热的天气,对方挽起裤脚、露出半截白净的小腿。白色校服衬衫宽松地套在身上,整个人显得既干净又乖巧。


Krist由于垂头写字的姿势而微微拱起脊背,在柔软布料下能看到些脊骨的形状。发梢停留在耳廓,像镀了一层服帖的金。从下颌到握笔的指尖再到踝骨,日光在年轻的骨相皮囊间游移,又在盛夏里凝固成极纯粹又极明亮的少年感。


“下午好Krist。”Singto说,他在旁边的座位撂下书包,把买来的刨冰推到对方面前。


Krist愣了一下,然后停笔抬眼看他。甜软的笑声黏黏糊糊地融进了空气,眼尾轻巧蔓延出的笑纹像一尾游鱼。


“下午好,哇谢谢P'Sing!”


他双手合十行礼后就原形毕露地把刨冰圈进了自己的领地。冰沙清爽的在舌尖融化,炼乳的奶香与果酱的甜恰到好处的融合,绵软得就像电视上常说、而曼谷从未见过的雪。


Krist说话的语调也和他的笑一样,自然的奶声奶气,这样低声说话时又含糊着尾音。喊人名字的音节触碰舌尖与唇瓣,而后就催生成一种令人舒心的语调。


Singto只“嗯”了一声挪回了自己的位置,摆好了书与罐装冰咖啡,视线毫不遮掩地黏在他的直系学弟身上,眼底的情绪无意识的柔软成一捧温水。


然后这捧温水就被Krist的笑声打碎了。



“P'Sing你数学书是不是拿反了哈哈哈?”


“……是吗?”被提到名字的人终于回过神来,默默地将书摆正才去看笑得停不下来的人,“你都在关注些什么啊Krist。”


“关注着P'Sing啊,因为P'Sing走进来我就一直只看着P'Sing了。”


“嗷,变成了我的错吗?”


“没有没有——”


Krist抿起唇憋着笑摆手,目光里狡黠又神气,面上却做出了一副惯用的委屈撒娇样子,拽着他的袖口晃了晃。Singto最受用这一套,也就顺着他说不清心底情绪地摇摇头,伸手去揉乱了那人的头发。


他错开视线去看窗外,树叶搅碎阳光,天空蔚蓝。



2.



“冰咖啡?嗷,不要,太苦了。”


“好,换一个。”


“粉红冻奶?今天不想喝这个,不要不要。”


“好好,不要这个。”



午后日光是慵懒的沙金色,透过橱窗,透过桌面上的冰块与半杯梅子饮料,在Krist的衣领处留下如水鳞动的光影。他枕着胳膊偏过头含糊地笑着,将玻璃杯往Singto那里推了推。饮料瓶上贴纸的金粉闪闪发亮,水面盛着光泛起涟漪。


“这可是一杯阳光啊P'Sing,请你啦。”


“你啊,每次都想喝,每次都要剩半杯。”


“是因为好喝才每次都点,而且是想与哥分享所以才每次都要留半杯给哥嗷。”Krist撇撇嘴,曲起食指颇有教师气质地敲敲桌面,看上去严肃又真诚地盯进了Singto的目光中,“绝对不是因为太酸太凉喝不掉才推给P'Sing的。”


Singto失笑,干脆举手投降带点头,做出一副相信的表情,将剩下的半杯饮料挪到自己面前,无顾忌地就着Krist使用的吸管喝下一口混杂着冰块碎与梅肉的酸味苏打水。


这家店面他俩常来,算起来大概也已经持续了将近两年时间。


Singto咬着吸管看着坐在他对面的Krist,像只大号橘猫懒洋洋地躺进日光中一样,抻抻长着软肉的胳膊,晃着手指与光束下的灰尘和飘起的羽毛玩,还时不时的伸出指尖探过来戳一戳他的手臂与衬衫袖扣。



Singto第一次真正意义上见到Krist也是在这里。


大一新生入训,他还是总教头的时候,Krist是他视线所及中最耀眼的那一个。


集训临近终点,最后一天结束后他走到这里,原本是准备买杯冰咖啡到自习室复习微积分,顺便思考要如何和一直关注着的学弟搭上话的。结果只是等待时不经意的一个环视,就叫他捡到一只大脸懒猫。


他这个特别关注的学弟背对着他坐在靠近落地窗的位置,一隅阳光的正中。咬着粉红冻奶的软吸管,在闷热空气中昏昏欲睡。书本被蹭到桌子边缘悬空了一半,而他被困意支配的脑袋正一下一下点着桌面。


然后Singto如此后无数次一样走到当时的Krist面前,做了一系列他直到现在还觉得神奇的事情。比如拉下百叶窗遮挡过于刺目的日光、帮他整理好书本,又卷起手中的习题册,板不住严肃表情又温柔过头的敲了敲对方的脑袋。


“嗯……?”


大一新生伸出手挥开他的打扰,又胡乱地揉了揉自己支棱在脑后的头毛。和猫极其相像的无意识撒娇沾染了慵懒甜糯的鼻音,充盈进空气的余量气体一样,轻飘飘地被日光炙烤加温。


“该起床了Krist同学。”


被喊到的人晃晃悠悠坐起来揉着眼睛吸一口冻奶,睡眼朦胧迷迷糊糊地盯了他半晌,然后突然清醒过来一样打了个激灵,结果被饮料呛到咳得眼眶微红,也还睁大眼睛双手合十跟他说“学长好”。


虽然他仍然依依不舍地叼着吸管、含混不清喊他学长的样子看上去有些滑稽,Singto也觉得那个画面好看到使他漏掉一拍呼吸。



“和P'Sing认识是非常奇妙的事情。”现在的Krist玩着冰块这样说。


“嗯?”


“P'Sing记得吗,第一次遇见的时候,就在这里来着。”


“记得,怎么了?”


Singto这样问。他暗暗地想,那个场景他大概永远也不会忘掉的。


“其实喔——”Krist直起身体神秘兮兮地凑过来一些,眨巴眨巴眼睛和他说:“那天我本来就是在等P'Sing。”


“嗷?等我?”


“对啊,一直没见到就睡着了,结果没想到醒过来就见到P'Sing了,还吓了一跳。”


“那——等我,有什么事吗?”



他也跟随着凑过去,缩短两人间本就不长的距离。Singto敏锐地捕捉到Krist即使在日光下也红得明显的耳尖,而对方只是故作镇定地移开与他莫名胶着起来的视线,抿着唇一把抢过他剩的不多的饮料,退回原位咬着吸管眼神转动。



“为什么要等P'Sing这种事不知道也没关系,不重要。”


Krist透过没认真打理的凌乱前发,习惯性撅起嘴毫无威慑性地瞪了他一眼。Singto又察觉到了,心脏跳动的声音。


他的心脏每一分钟可以跃动七十次,足以供应他的生命。而在Kirst的身边时,它却无时不刻不在努力的呐喊着一百一十次的“喜欢”——


喜欢到仿佛这个身体将要装不下这些情感。



3.



“我们现在怎么办?走回家吗P'Sing?”


“大概吧,总不能这样在海滩上过夜。”



用简单的话来描述这种突发情况,就是预定来接两人回去的车在半路抛锚了。与此同时,他们搭不到顺风车。


Singto站在公路旁晃晃手机尝试着接收信号,他叫Krist歇着,Krist就听他的点点头,然后乖巧坐在路边啃冰镇西瓜。


下午四时,Singto耐心的等到Krist吃掉最后一份水果盒后,他们最终决定沿着海岸公路溜达回去。


虽然一个小时后在Krist的委屈脸下他们还是选择了搭车。



“没有想到会有这种突发情况啊,抱歉Krist。”


“嗯?没关系啊,和P'Sing一起的话怎样都很有意思。”



Krist没有看他,只是侧脸表情看起来心情很好的勾着唇角,眼睛中在白日末尾的光芒里显得似乎清澈见底。


Singto突然停下拉住他的胳膊,然后在他疑惑的目光中抱住了他。在楼道的阴影中,寂静与喧哗、明与暗的交界处。Singto揣着颗躁动的心脏,把Krist塞进了怀里。


“P'Sing?”


他听到对方小声喊他时才堪堪将拥抱分离,Singto摸了摸鼻子垂下目光,然后下定决心一样才开口,“我喜欢Kit,非常喜欢,喜欢到心脏快要装不下这种感情。”


“可我不知道Krist的心情。我用了两年,也无法摸清Krist你的想法。”


“有时我会非常自负地认为Krist是喜欢我的,可更多的时候我犹豫退缩始终不敢确定。”


所以他强迫自己不能越界,总是在无意识地接近后急忙刻意地离远一些,想要磨蚀掉这种永远也无法停下的对Krist的渴望。后来Singto甚至只把喜欢当做自己的事,因为无法摸清Krist的想法,所以干脆放弃了能够得到回应的信心。


Krist垂着头沉默了一会儿,然后他说:“P'Sing,把眼睛闭起来吧。”


“嗯?做什么?”


“闭上就好,放心啦哥,我不会趁你闭眼打你两拳的。”


我倒是不怕你打我。看着笑弯眼睛的Krist,Singto这样想。我怕你跑了。


他还是闭上了眼,在无声的等待里突然想起了第一次见到Krist的时候,但他又莫名有些记不清了。好像只有盛夏蝉鸣,Krist坐在窗旁的位置,饮料中的冰块融化了,连着杯壁的冷霜都化成水流。窗外树叶搅碎了阳光,碧空如洗。


然后他终于感觉到Krist手指纠结的力度,对方拽着他的领带要他稍微低下些头,然后属于对方温热的呼吸萦绕在他的鼻侧,试探着向前又游移退缩,来来回回几次,在最终一刻甜腻柔软地贴上了他的唇。


热流仿佛在涌向眼眶,Singto还是睁开了眼睛,阖起双目的Krist与他近在咫尺,最后一缕明暗的日光刚刚好盛在他的眼眶与睫毛。


毫无技巧可言,只是单纯的双唇相贴,却被Singto不可抑制勾起的唇角感染了缱绻。那之后Krist放开了他,挑了挑眉,神色里带着几分幼稚的得意。



“就是这种心情。第一次在冷饮店等P'Sing时,是想告诉P'Sing,喜欢你。”


“——Krist。”


“抱歉啊P'Sing,一直以来只享受着照顾,却始终没有给P'Sing应得的回应。”Krist试探着拽上了他的袖口,“所以不用担心,是和P'Sing相对等的喜欢。”


“只说一次给P'Sing听,我比任何人都喜欢P'Sing,从开始就是。”


“真好。”Singto终于从突然而至的狂喜中回过神,他攥紧摩挲着Krist的指节又一次凑过去,将这一份浅尝辄止的吻停留在Krist的眼侧。他喃喃自语,唇瓣翕动摩挲皮肤。他与Krist在校服下牵手,手心紧张得出了汗,潮热的十指交缠。



最后他说:“怎么办啊,Krist。”


“嗷?”


“心里眼里都是你,我可能要完了。”


“……那你就完吧!”



他的猫在他沉下声音的情话中别别扭扭地炸起了毛,无处可放的手指摧残着茶饮品可怜的包装纸,四处乱飘的目光在他周围转了一圈,偏偏就梗着脖子不肯与他爱意溺人的视线重合。


猫都是这样的,Singto摇摇头笑起来。


他们应该回去了,在公寓楼前分别。Singto亲他的鼻尖,说了又一遍的“明天见”。Krist向自家方向走了几步,停在原地站了一会儿,突然折回来拽住他的衣角,仍然红着脸别别扭扭地凑过来。



“就算你完了的话。”


Krist的声音像要被傍晚日光蒸发掉一样。


“我也会陪你的,P'Sing。”



4.



“相同的手链啊,难道是情侣吗你们?”


“天天黏在一起都没有夜生活的时间啊Singto!”


“不过Singto你这么好的条件都没找到女朋友,不会真是吧哈哈哈哈?”



Krist装作不在意地用余光看着Singto,对方的表情他有些不懂,看起来毫不在意一样的平静,可又紧抿着唇在桌面下握紧拳头,用力得指节泛白。


他还是将视线转回了面前的人群上,无非分为熟面孔与陌生人两种。Krist认识的、一位一直以来喜欢Singto的女生也站在人群中,绞着手指皱眉看着他。


他明明理解那种情绪的,说给Singto也许不信,在确定下关系前,他也曾毫不夸张的拥有这样的神情。


可现在他绝对不能让了。



“是又怎么样,情侣都是这样的。”


Krist突然说。


他的目光有些像一只为了维护领地而凶狠的家猫,宣示主权一样紧攥着Singto的手指,气鼓鼓地做出个强硬的外壳给人看,而指尖却因为底气缺乏而微微发凉的横亘在Singto的指腹前,从骨节开始紧张得僵硬。


Singto惊讶的转过去,却只能看到Krist的侧脸。他还是第一次在Krist明亮的笑容之外看到这样锋利又尖锐的情绪。虽然就算是这种神情下的Krist他也依然觉得好看得让他移不开视线,尤其是此时。


——尤其是此时,Krist站在他的斜前方一步的地方,带着占有欲与保护欲地挡住他一半身子。明明连牵手与亲吻都别扭的人,现在却态度强硬的向着他面前的世界,一字一句地承认两人的关系。


他的少年,好看耀眼得像太阳一样。


——Singto突然松了一口气,心底透亮得像一眼泉。然后他松开了两人牵着的手。



Krist一瞬间里茫然无措又不肯回过头来的神情径直砸进他的心脏。他接下来只是垂下头极郑重地重新将炸毛大猫想要溜走的爪子团入掌心,然后更用力的反握住。贴近勾缠,仿佛每一道神经与脉络相拥,肌肤贴合得融入骨血。


他走到与Krist并肩的位置,如以往一样温暖得体的微笑着,坦然地面对Krist悄悄转过来的视线与面前填充着朋友和陌生人的人群。Singto举起两人握紧的手,相同手链上的一对银白指环相触碰发出清脆声响。


他这样说,声音温柔而坚定。


“是,情侣都是这样的。”



直到人群散尽,他也还牵着Krist的手。


“糟糕了P'Sing,这下大家都知道了。”Krist这样说,虽然笑起来的表情上一点也看不出焦虑,“所以Krist不退不换,你只能一直接收了。”


“嗷,这样啊,那我就接收一辈子好了。”


他们相视而笑,腕间挂着的银白指环散发着柔和的光晕,像拂散沙砾后最终的珍宝。



在Krist买冷饮时,Singto认真的回溯了从两人初遇开始的画面,好像每一幅都被融进日光的透澈金黄。Krist曾发简讯问他如果重来的话是否还会这样选择,他当时便不假思索的回答说“是,不管重来几次我都会爱上Kit”。


这样想,大概是因为心脏中从未有过不会爱上Krist这种选项吧。



“P'Sing!快一点儿啊!”


他应了一声抬起头,他最喜欢的人正咧着嘴冲他笑,跟着目光可及中的所有景色一同张扬明媚地撞进了他的视线。


云层下的日光清澈透亮,水濯过的光,像是透过了所有的浮躁烟尘。Krist就站在日光中,在身后浮生万物的巨幕下,白得晃眼。


Singto走过去牵住Krist被冷饮冻得有些发红的指尖,然后握进了自己温热的掌心。


曼谷没有冬天,所以关于冬天的情话没有办法说了。情话王子Singto想着,可这样在日光下温暖慵懒的靠在一起也很好,幸好Krist是他的暖灯与太阳。


那就,一辈子都晃着他眼吧。



                    end.




希望得到些反馈啦,鞠躬♡

评论 ( 10 )
热度 ( 549 )

© 吴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