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不有初 鲜克有终

终点

嗷我喜欢喜欢这个rps!
我一直不去正视kit女友这个存在,这可能也是我萌真人的支撑点之一。
直到这篇文出现这样不能忽视的角色,但是却意外的没有不适应的情绪,也许是那一句“我并不想逼迫你,但你和他是不可能的”让我觉得她善良,我愿意按lo的想法补齐她(还是不多提)。
然后是kit让人心疼的小孩子气,肆无忌惮和残酷感的那种,但最终还是那个敏感真实的他。
跟tao对话的时候的每一个矛盾对句,其实都是你在好喜欢好喜欢一个人的时候最诚挚的无奈。

我喜欢sk,不一定要he还是怎样,满足我相信他们的感情真的有别于一般友情就好。

那一瞬间的动心和真心属于我。

肆无忌惮的妖女:

别问我这文写的什么鬼,别人给的脑洞,哭着也要写完😂😂😂


今天是跟女友第六周年纪念日,krist一大早就被女友拖出家门。外面是一片晴空万里,周边的空气一如既往的热辣烦闷。


跟女友一起穿着白色的情侣衬衣在街上走走停停,路过飘过咖啡气味的餐厅krist还反射性的有些停下脚步。而整个过程脚步欢快的就像快要跳起舞来。


等坐到餐馆里准备吃午饭的时候已经整整过去了4个小时,大腿肌肉有些抗议的胀痛,krist也选择性的忽视了。


一路上手机一直在发出消息提醒,krist一直未拿出手机看看其中的内容,只想着尽量满足女友,让这一路都充满不间断的欢笑。


现在终于是有时间看看,也不过是友人们对他恋爱六周年的祝福和调侃。翻到中途手指在顷刻间便顿住。


有一条来自于singto的短信,寥寥无几的几个字,却莫名的让krist反射性的心绞。似乎早就已经失去撒娇和耍赖的资格。


【玩的开心,krist】


却像还是最初的日子。下过雨后潮湿的空气,深沉的夜晚,万里无云中银色的月光倾泻而下。海面都全是银光闪闪层层叠叠的凉意。


画面里的singto安静的站在沙滩,背对着krist低下头,莫名的像一只安稳的猫,绒毛蓬松温暖,让krist忍不住从背后抱住了他。singto便会用略有些受惊又带有安抚的语气问他。


“今天玩得开心吗?krist。”


明明已经过了宣传期,明明已经有了新剧新的cp,可krist还是改不掉总想起singto这个事实。从前的每一次见面。总是很快就可以到达彼此身边。


每一次都反射性的挽住singto的手臂,再慢慢的将手交握在一起,形成十指相扣的景象,甚至习惯到坐在一起就必定躺到singto的怀里。


愣神的那些时间都没有注意到女友唇边凝固的笑,像是真的要去试探,试探出内心千百次的猜测,即使再不堪,日夜都受尽煎熬,终是难以忍耐。


“krist。”


猛的回神,睁大眼睛看着女友,抱歉的笑笑,准备将手机揣入包内。却没想到singto对他的影响力如此浩大,揣了几次都未能如愿,手机甚至被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努力维持面部表情,想要勾起唇角对女友笑笑,却维持在皮笑肉不笑的尴尬状态。女友皱起了眉头又迅速的舒展开。


“krist,你有看今天singto的推特吗?”


一抹不知所措的心慌,女友没等krist开口,继续说了下去。


“他是我悲伤的所有形状。”


krist如同置身于黑夜之中,像美丽又狂放的烟火,激烈的燃烧过,然后迅速消失冷却。这个湮灭的过程,太过于刺痛。


转瞬即逝的刺痛。


女友一眼便看穿,说不清到底是什么感觉,那些模糊不清的碎片终于完整的拼凑成一张完整的图片。再多骗自己的话都骗不过现实。


“krist,我们到底,怎么会这样呢?”


krist低头看着碗里的蔬菜,弯着腰身。他也在审视自己,女友也在审视自己。这一刻,他又何尝不是这样的疲惫虚弱,又无助不堪。回忆里的琐碎与感情上的污垢包裹着自己。


“以前,不是这样的。”


僵硬的开口,羞愧到难以自拔,在这样的羞愧里他又想起了singto,这样可耻的自己让他更加难堪。


“一开始是真的为了宣传,当很多人都乐意一直将我和他捆绑,我却觉得厌烦的不行,我一点都不想这样一直跟他绑在一起,后来等到我们有了新的捆绑对象却又觉得不甘心。我想着,一定是习惯才对。一定是这样。我以为就是这样。”


不记得那是星期几的早晨,他们约着一起打篮球,krist不知道为何兴奋的一早就赶到空无一人的篮球馆。等到后来他困到睡着,又做了好长的一个梦。一个有关于他和singto的梦。


碧蓝的天空,木质板的座椅,空气中有一股苦涩的咖啡味道,浓郁飘香,融在他的唇角。那种让krist沉迷的苦涩。温暖的让他心悸。


所以现在想起来还是会疼。那个梦里出现过得一切,那个身披着清晨阳光和雨露带着咖啡香味的男孩。


女友红了眼眶,颤抖的五指宣告着她的心情是怎样的糟糕。眼泪全砸在桌面上,却没能像从前砸在krist心里。


“我不想去知道那么多,krist,我没办法放手,我不是想胁迫你,你知道的,你跟他几乎没有可能,请告诉我,我们还能不能重新来过?我可以等你,但我现在得先回家,你不要送我,我想要你好好想清楚。”


krist的嘴唇轻轻动了一下,眼神开始变得涣散无神,睫毛翕动着,无法聚焦,最终轻轻合上。平静的默许了。


没有一点时间的概念,只是呆泄的看着桌面,他脑海里全是singto的身影。想要面对想要靠近,却又止不住转身逃离。直到有人唤krist,他才回过神来。


tao一脸忧愁的看着他,眼里有些一些难以言喻的担忧和着急。


“你知道了啊。”


krist忍不住扯出一个讥讽的笑,笑自己沉甸甸浓稠到发苦的心事。而早已僵住的面颊被这个笑撕扯的生疼。


“我不知道这算不算喜欢,我只觉得我好像在某一个瞬间爱上他了。也许是他专注的看着我的时候,也许是他对我笑的时候,也许是他问我今天过得好不好的时候,也许是他给我送礼物的时候,也许是他让我枕着他睡着的时候,也许是他说爱我的时候,也许是他在我梦里得时候。我也不知道到底是什么时候。我一开始根本就没有感觉,我以为我只是太习惯在他身边。等我终于有所感觉,关于他的一切已经在我心里长成苍天大树,那些被我忽视的细枝末节全都变得特别的清晰。”


太疼了,krist不禁滚动起了喉咙,试图吞咽那种涌上喉管的疼痛。这种痛,早已贮藏良久,是脏污浓郁的淤血,需要一个出口,被迫流出。


“你知道吗?tao,他就好像活在我心里,不管我和他有没有联系,我和他曾经的回忆还是像藤蔓一样纠缠着我,就好像我昨天才和他见过面。他被我逗的一直笑,拍拍我的头叫我停止,而我忍不住去抱住他和他最远只能相距一公分。”


窗外刺眼的阳光反射在玻璃窗上,五光十色的倒影照不进krist的眼底,带着迷茫的神色望着tao,眼眶里有些血丝,显得那般惘然和无助。tao有些心疼,那个骄傲自信的krist不该是这样的。


“krist,其实我一直很想问你,那天在公司你隔着玻璃窗望向楼下的singto,那时候你在想什么?”


krist偏过头笑了,笑眼熠熠生辉,小小碎碎的星星在眼睛,眉梢与眼角一起飞扬璀璨起来,带着些说不明的斑驳琉璃。


“我在想,那天早晨他到底有没有吻过我。”


tao有些惊讶,没想到krist会这样平静,用着一种留恋到让人觉得温暖又心酸的语气说出口。


世间的爱情有很多种。爱情最折磨人的,就是摄人心魄。而krist现在就如同这般,陷入了与以往完全不一样的感情,想要了断,却烫的他甘愿在火里焚烧。


“我想让他跟别人一样,又想让他跟别人不一样。他让我觉得快乐,又让我觉得不快乐。他让我变得更像自己,又好像让我变得更不像自己。”


krist渴望时间可以将他过去所珍视的关于singto的种种都凝结成块,定在那里。却不想让时间吞噬掉他的记忆,活生生的一切。


“tao,我以为他只是我生命中的一小部分,却没想到他会是我的全部,可他又偏偏不是我的终点。”


黑暗是光明的缩影,光有多亮,影子就会有多明显。那些在寂寞里反复回味的珍贵都属于singto这一个名字。


“他是我疼痛的一开始。”


暮光倾城,天色却已晚。


【他哪里是你的终点,他都未能看破你隐晦的心事。】

评论 ( 8 )
热度 ( 123 )
  1. 天然肆无忌惮的妖女 转载了此文字

© 吴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