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不有初 鲜克有终

【一年生】最长一天 SK

从来没有被sk虐的这么惨过(挥手)太太太过分了,结尾拉那么长我还以为会有反转,看完整个心脏都很酸涩。这篇的设定真的很戳人,又不是普通朋友,又不是热恋而终,偏偏是前男友。想想暖暖那样藏不住委屈,singto怎么狠的下心。我一向喜欢生离死别式的be,浪漫又深刻。害怕这种曲终人散情尤在的故事,越是现实,越是残酷刻骨。

板烧多拿滋:

微ooc 但我自己还觉得挺合理…
心情不好的不要看!真的写得我自己都很难受。
而且一不小心写长了又困了 有些情节就省略了
每次开头都是想写个甜的写着写着又傻了!
不过不怕!这两天官方糖分够!坐等16集和见面发糖!
相信自己到时候一定要lu个甜文出来…抱拳!

最长一天

krist给自己系上新买的暗红色的领带,明明已经不再年少却还是适应不来这样的正装打扮,不知道为何突然想起第一次拍戏时,婚礼前的那个场景。
的确是有些久远了,当时的模样和表情都已经记不真切,只是和现在如出一辙的局促不安的心情,记得格外清晰。
当时的arthit急着去表白,而现在的他,要赶去参加singto的婚礼。

经纪人打电话说车已经到楼下,krist握着手机的手心微微沁出汗,抱怨着singto怎么可以挑这么热的天结婚。
最近睡眠变得困难,闭上眼睛很多回忆就偷偷浮上来,一层层地铺开给他看。
提醒他越是想要忽略的,都会在潜意识里,被完整地记录下来。
失眠的时候容易想多。
想起最喜欢他的时候甚至考虑过就和他去国外定居。
想起分了三次才彻底分了的手。
想起他说,krist,你能不能安安静静地做你的前任。

其实完全有理由不去,但请帖下附赠的那一句“kit 如果忙的话就算了”还是很叫人生气,这算哪门子邀请。那他就偏要出席。

可是看到站在门口的singto的一刹那,krist就后悔了。倒不是因为新娘和新郎太晃眼,而是singto的眼神太平静,平静到他不得不意识到,好多年过去,自以为还没了结的感情,对他来说变成不会提起的故事,而自己,也仅仅不过一名旧友而已。
根本就没有一点点的特别。
挫败感升起,krist开始思考要怎样才能开开心心地忍住不搞砸这场婚礼。

“两位,新婚快乐。”扣上西装外套中间的扣子,krist向前走去。
“嘿kit,你能有空来真是太好了。”
看,是没有温度的寒暄。
“嗯,今天刚好没通告。”
“gun他们都在那边。”眼神飘向singto手指的那一堆闹腾的人。远远地有人在向他招手。他说
“那好我过去叙叙旧。p,今天很帅气。”说完顿了两秒反应过来。“新娘也特别美丽。”

很不擅长这种客套,krist觉得自己的表现一定很不好。
从小就是这样,学不会情绪管理,一点点委屈巴不得别人都能看到。
现在却尽最大可能地克制着郁闷的心情,倒不是因为成熟了多少,
只是对singto最后的情感,奇怪地转化成想让他幸福地完成这场婚礼的固执。

“新郎,你爱你的新娘吗。”
“是。非常。”
krist看着他们亲吻,觉得这幸福的氛围未免太压抑难捱。很担心自己一不克制就反悔,一旦耍赖就不能让婚礼好好进行了。
所以他特别想去点一根烟,好让自己能好受一些。

学会抽烟是在和交往了好多年的女友分手之后。
当时的感情已经很淡了,拖着拖着不肯了断的根源更多是依赖和舍不得。
日子过成了温吞水,工作忙的时候一个月不见面。
有一天回到家,已经是凌晨三点。早上又是六点起床赶通告。感觉很累,想打个电话给praew,电话拨通却发现上一次联系是两周之前。
praew一接起电话就哭,说krist,不是这样的。交往不是这样的。
krist生怕听到她说你变了或者是我们回不去了之类的台词。
然后他说对不起,如果我让你这么难过,那分手吧。

拖得太久了,倒是没有特别特别尖锐的心痛的感觉,但说不伤心也是假的。
一种冗长难耐的悲伤填满了稍微空闲下来的每一个角角落落。
那段时间工作上的压力也巧合的沉重,第一次接拍电影,是有名的严厉的导演,大荧幕的表情把握总是不能到位。
白天因为做不好被骂,为了躲狗仔保持人设,不敢去酒吧,晚上就找朋友轮流来家里陪他喝酒。
日子这样糟糕地反复着。

他记得很久之前有一次问过singto为什么喜欢在喝酒的时候又抽烟,搞得房间烟雾缭绕的,如果灯开得暗,没完全熄灭的烟蒂的残留星火又特别暧昧伤感。
也记得singto回答说这样比较好喝醉。

所以那天晚上越喝越清醒的krist几乎是像看着救命稻草一样地看着singto说“p,给我一支烟吧。”
又好像知道他不会答应,赶紧补充道“就今晚而已。”
抽了一支之后又要了一支。
krist不清楚是不是会容易醉,眼泪倒是一连串地掉,然后他笑着说“这个烟也太呛了。我不喜欢。”

后来他才想明白,起初的不喜欢,喜欢,一般喜欢还是特别喜欢,又有什么关系呢。
习惯才是最致命的瘾。
比如没有爱上也没能戒掉的烟,比如没有承认过喜欢也没能忘掉的你的目光。
所以他好不容易结束了一段漫长的陪伴,转而又陷入对另一个人的迷恋当中。

一年生宣传期曾经和singto一起上过一个节目,主持人说周三生日的人敢爱敢恨。
再翻译一下,krist倒觉得不如说,总是草草开头,自以为轰轰烈烈天长地久的,最后又不知如何收场。
凭借着像什么都不懂就上了考场一样的不知从何而来的自信,失恋后的krist几乎是笃定singto是喜欢着他的。
所以某天拿着gay刊狗仔发的无聊绯闻笑着问他要不要遂了大家的愿和自己在一起。
他猜singto永远不知道他玩笑一样的语气里混进了多少不安和几分认真。

“那你喜欢我吗。kirst?”singto这样问。
“我不知道。拍戏的时候喜欢过,或者说,有一种预感,以后会更喜欢。”
“那现在呢。”
krist吻上去想堵住singto将要问出口的问题,他从小最讨厌别人逼他思考。
他觉得很多话不如不说清,难道能这样亲吻不好吗,尝试含住对方的下唇瓣,一点一点的吮吸,不着力的啃咬,接受到没有一点抗拒的信号,于是开启他的牙关,舌尖轻轻滑进去,寻觅纠缠,然后身体开始有了反应。
他贴上去附在singto的耳边念叨说“p。”气息微微有些不匀
“kit,我不想趁虚而入。”
“可是我想让你趁虚而入啊。”

如果一定要定义的话,krist觉得他们的开始一定要归咎于自己仗着singto的喜欢的不负责任的勾引。
那天晚上做了两次,当然第二次是自己执意坚持的。他甚至渴望可以再痛一点,在情欲冲撞之间,才好放肆沉溺,可以忘了所有的理智和感情。
所以哪怕后来再真心,第一步就走错的迷宫,纠来缠去,最后没能绕出来的loser,也活该是自己。

交往的时候被特别好地对待,可能是因为同性的关系,总是很容易被了解,被照顾。
渐渐习惯和他温柔的亲吻,说晚安。
也曾以为可以把病态的关系逐步扭转。学着尽自己最大可能去关心他。

第一次分手是因为父母有些察觉后旁敲侧击地提醒,次数多了就会慌张,对未来不确定的心情造成了无止境的困扰。在最不勇敢的一天单方面说了分手。又太轻易地后悔,挑了个有点燥热的深夜上床和好。
第二次是因为singto接二连三的绯闻,当时singto已经没有了一桩一桩解释的耐心。他说k你这样闹我会很累。赌气说那好那我们分手就都轻松了。自然也没能够分掉,隔了三周他一个电话就又忠犬一样地去报道。

第三次是自己去外府拍戏的时候,singto来酒店探班被媒体拍到牵手进房间的照片。公司说krist你自己想清楚,你有勇气就公开,没有就和他去彻底断了。这次的照片买下了,以后的我们不负责。
当时他有些不甘,想平静地细水长流地被爱,为什么总是那么困难呢。
总有那么些人,家人,女生,公司,来提醒着你,你幻想着的被祝福的两个人的未来,根本不存在。
又是凭着愚昧的勇气,krist自顾自做了决定。他打电话说p,这次不是开玩笑的,我认真地考虑过了,我大概是,一点也不喜欢你了。
我们就不要再见了吧。

这个最后的约定倒是守的很好。
除了不得不一同出席的工作场合,私下里恢复到了不见面的陌生人的关系。
之后唯一一次争吵发生在分手一年后,singto交了新的女朋友,krist觉得心里不是滋味就频繁地找他,结果被凶了一下,被质问为什么就不能一言不发地做个安静的前任。
krist在电话那头声泪俱下描述自己的委屈和的对方的无情无义,然后听见singto无奈的叹气的声音,他说,kit,对不起,能不能拜托你就让我彻底忘了你吧。

当时他想那好,你最后的心愿,我一定要满足你。

婚礼结束后,笑着和大家说再见,气温已经没有那么灼人了。
krist摁掉了经纪人的电话,毫无目的地走了很长很长的一段路。
连续几天的失眠,让人很是疲倦。
这短短的一场婚礼,几乎耗光了他最后的力气。
好久没觉得那么累了,他靠着八世大桥的栏杆,慢慢蹲下来。
回忆起无忧无虑的少年时光里,singto那看着他毫无遮掩的眼神,爱太满好像一不小心就会溢出来。
困倦恍惚间有种“我们还在一起”的错觉。

想到这里。
krist像个孩子一样大哭起来。






































评论
热度 ( 106 )
  1. 吴晗板烧多拿滋 转载了此文字
    从来没有被sk虐的这么惨过(挥手)太太太过分了,结尾拉那么长我还以为会有反转,看完整个心脏都很酸涩。...
  2. 阿联酋板烧多拿滋 转载了此文字
    不知道为什么想到我本命cp……哎……

© 吴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