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不有初 鲜克有终

【一年生】齿轮[恋爱三十题06]

这样的年下小男友是宇宙的瑰宝👑

木木堂:

CP:Kongphop X Arthit | 小狼狗X暖暖学长
        忠犬腹黑年下攻X傲娇软萌年上受
        [每章时间顺序不定][每章无关联]




故事发生在两人冰释前嫌,从海边回来的那一天后
小狼狗终于明白了自己的心,而他的学长大人呢~
关于,一年生工程学院里的恋爱三十题.....








 恋爱三十题05  你不属于我 














06  领带松了




       Arthit和Kongphop的暧昧时期比起周围别的情侣,显得格外清纯,没有拥抱没有牵手,甚至Kongphop偶尔隐晦的表达一下暗恋的心情,两人都要害羞避嫌好几天。那个时候,Arthit每天在床上抱着枕头打滚傻笑,完了再骂自己不争气,到底是初恋啊,连怎么互相撩都不熟悉,偶尔一起出门,更多的只是相对微笑。


 


       后来两人在一起了,Kongphop握住自家学长的手表明心迹,


      “我当初怕把你吓跑了,不敢怎么追你,我们现在在一起了,我要补上。”


       Arthit惊讶的睁圆了眼睛,合着原来动不动就在大庭广众下说情话撩他,在学校广播采访里说暗示的表白,又是把他亲手系上的绳子戴在手上从不摘下,又是送上自己的齿轮表明心意,这其中各种小心思的体贴温柔居然都不算追。Arthit想了半晌,末了,傻傻的问了一句,


      “那你还要怎么追啊?”


       Kongphop笑了,在自家学长的额角落下一个吻。


 


       Arthit在之后的日子才明白,原来Kongphop当初是真的没有在“追”。那时候,两人还没有住在一起,Kongphop一天一封的信,明明可以面交,却偏要贴好邮票去寄。Arthit收到的每封信里都是生活零碎的细节,像是耳边的窃窃私语,断断续续的,不成章法,


 


       “我在喝冰咖啡,突然想到,若是你在旁边,一定会在喝粉红奶冻。于是乎,我又点了一杯,可惜这奶冻怎么都不甜。我思来想去这其中缘由,最后明白了,这奶冻是少了你喝上的一口,你尝完了我再试试,恐怕就会甜了。Sweetheart I miss U~  看,我只敢躲在外文里表达对你的思念,怎么办,你是不是要嫌弃我了?”


 


       “一大早又赶了好多报告,这时候才松一口气,伸个懒腰,a-a-ahhh,你听得到我在打哈欠吗?你现在估计在吃饭了,记得吃完辣椒不要那么快喝冰水,乖一点,不然肚子又会痛。”


 


       “这封信马上就要寄给你了,可是我还有好多话想说。你看,这张纸已经全部写满了,只剩下这一个小角落,刚好只能挤下我心里极想对你说的那三个字,可这句话拼命的羞涩不敢出来见你。哎呦,纸......”


       随着写的满满的信纸落下,还有一片片娇艳的玫瑰花瓣。


 


       Arthit收到后,把所有的信都藏在床头柜里。每天睡前翻一遍,半夜醒来打开灯再看一遍,看完关灯躺下,想起来信里的话,忍不住又开灯爬起来,再看一遍。


 


       Kongphop在周末的时候,又常把人叫出去,或在海边随意的散步然后偷偷的牵手,又或者在菩提树下一起系上一根红绳。Kongphop有的是主意让最寻常的小事变得格外有情调,Arthit根本来不及在Kongphop编织的温柔乡里抬头,直接溺死在缠绵的爱意里。


 


       Arthit本来认为自己是学长,在生活上应该多照应这个小学弟一些,可这个小学弟经常过分的在意他的想法。有一次两人在一栋教学楼里上早课,Arthit起晚了,匆匆忙忙的让Kongphop帮他带早餐,可到班里以后整个人都呆掉了。Kongphop买了近乎三十多样的早点,铺了两张桌子才放下,Arthit在同学意味深长的眼光里尴尬的佯怒,小狼狗却耷拉着耳朵,


       “你不说自己想吃什么,我担心你早餐吃不好,想着买的全一点,总会碰巧有你今天爱吃的。”


       Arthit心中一软,满满当当的都是甜蜜。最后,班上每个人都领到了一份早餐,才总算没浪费掉。


 


       Arthit怕Kongphop再这么发神经引得人人侧目,也就由得他摆布。以至于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出门总是记不起带钥匙,手机也是前脚忘后脚让Kongphop追着捡回来,所幸一次真正的丢掉是没有的。Kongphop有时候发愁的看着自家学长,


       “我不在的时候你可怎么办,好担心。”


       Arthit则是撅着嘴不以为然,


       “等你不在的时候,我再操心也不迟。”


  


       工程学院的一年生有很多的社团活动要参加,Arthit有时候不得不承认,Kongphop在某些方面,是比他优秀的。Kongphop的口才极好,在辩论队是出名的,再加上辩论时总是西装革履,以至于每一次他出席的辩论赛,会场都坐满了人,不光是工程学院,别的学院的女同学也爱组团来围观大帅哥。


       Arthit表面上是不在乎的,和大三的朋友坐在门口的角落带着冷意点评。可看到Kongphop出现时满会场的女生尖叫花痴,又忍不住在鼻子里哼一声,暗忖着,


       “叫什么叫,那是个gay!”


       仔细一想,哼的更大声,


       “即便是gay,你们所有人也都别想了,那是老子的人!”


 


       今天下午下课,Arthit收到Kongphop的信息,他晚上辩论赛要用的讲稿忘记带来,问他能不能顺路过来时,把笔记本一起带上。Arthit按照Kongphop的指示找到放着笔记本的抽屉,也懒得回电话问是哪一本,索性把几本都替他背了过来。等到了休息室,看见Kongphop穿着妥帖的西装,即便看过无数次,依旧被可耻的惊艳了一把。


       “都在这里,自己挑吧。”


       Arthit站着没动,


       “学长,你在这边坐的休息一下吧,还有好一会儿才开始,你在这里等我好吗?”


       旁边的学妹也随声附和,热情的腾出里面的沙发让Arthit坐下。


       Arthit推辞不得,只能坐了,拿出手机刷刷,心不在焉的眼睛直往Kongphop身上瞟。


 


       Arthit这是第一次见到Kongphop在工作中的样子,俗言说的好,认真的男人最是帅气,古人诚不欺我也。Kongphop只是深看了Arthit一眼,就匆忙开始比赛的论据准备。桌子上摊开一本条理清晰字迹工整的本子,偶尔抬头和队友交谈,话里满是镇定的指挥安排。Arthit见惯了Kongphop在自己面前总带着些讨好意味的温柔,这时候猛地见到他如此杀伐决断的一面,一下子被迷住了。


       我的Kongphop真是厉害,Arthit丢开手机,光明正大的偷看起来。


 


       Kongphop的性格里天生带着和善,待人接物格外儒雅,所以他的朋友很多。Arthit是在和Kongphop在一起后,才知道的他的家庭。Kongphop的家是真正的大家族,枝繁叶茂,根深蒂固,那是真正的书香门第才能带给人的气度和从容。Arthit不喜欢穷人,也不喜欢富人,穷人身上那种咄咄逼人的尖酸和富人的自以为是,他都极为厌恶。Kongphop的出现让他刷新了自己的认识,Kongphop身边有穷人也有富人,可他从无作伪,皆一视同仁的相处。细枝末节的小事最见风骨,Arthit经常想,他最初对Kongphop心动,恐怕就是因为他把自己的名牌送给那个陌生的女孩儿,语气里却没有一点倨傲。


       你真是完美的,怪不得你是这么多女孩儿的梦中情人。Arthit笑着看Kongphop身边的女生一点点靠过去,语气里甜的能滴下蜜。


       Kongphop忍不住回头带着歉意看了一眼Arthit,满眼的思绪被Arthit在一秒钟读懂。


 


       Arthit笑着眨了一下眼睛,那是在说,


      “你看看你多能给自己招桃花。”


       Kongphop严肃的板着脸轻轻摇头,


       “我不喜欢她。”


       Arthit调皮的歪着头,左眼眨一下,右眼又眨一下,


       “你要不再找一个,一个男朋友一个女朋友,坐享齐人之福,多好。”


       Kongphop露出两排牙,眼中精光一闪而过,


       “我只要你,你一个人就够我受的了。”


       Arthit忍不住笑出了声。


       两人靠表情聊天不过几秒钟,外人看不出名堂,可两人是玩儿惯的,这种万人之中只有两人相知的秘密让Arthit格外开心。


 


       “Kongphop,快一点吧,不早了。”旁边的女生不明所以,忍不住催促。


 


       Arthit连忙冲着Kongphop摆手,不让他分心。随手顺起一本从Kongphop抽屉里带来的笔记本。


 


        “原来是你小子的日记啊。”


       Arthit惊喜过望,偷瞄一眼Kongphop,看到没有被发现,大胆的一页页往下翻。前面几篇是刚进大学时的琐事,Arthit读的兴致盎然,这小子写日记都一股报告文风,不知道给自己写信时哪里来那么多废话。中间是空白的几页,Arthit皱着眉再往下翻,一下子怔住了。


 


       从不知道哪一天开始,每一页的日记连天气都省下,内容却是不断的反复,


       Arthit,Arthit,Arthit...... 


       那是他的名字。


 


       笔迹重重的划下,力透纸背,似乎每一笔都被写字的用掉全身的力气。


       整整一本的日记,没有多余的字,每一笔都组合成他那再寻常不过的名字。


 


       Arthit突然想起来,有时候自己猛地回头,总能看见Kongphop似有似无的盯着自己,像是等待着什么。自己还曾为了这个大为光火,


      “你像是一只要吃了我的狮子,你能不能不要这样。”


       Kongphop只是抱歉的笑,眼神收敛了很多,再也没有这样。


 


       原来他说的都是真的。每一次自己以为的情话,原来都是他的心里话。


       Arthit想起每一次情到浓时,Kongphop总会不断重复的那句,


       “你根本不知道我有多么爱你。”


 


       我以为这只是你的疯话,却粗心的从来没有想过认真的回应。


 


 


      “下面,有请工程学院辩论队。”


       Arthit从思绪里惊醒,对上Kongphop担忧的双眼,


       “怎么了?学长,要开始了,你在这边看还是去前面?我帮你留了好位置。”


 


       休息室的人都走到后台准备进场了。


       Arthit走到Kongphop身前,抬手替他整理好领带,掩饰的咳嗽,


       “领带松了。”


       Kongphop没有留神他的学长眼中其他的话,


       “加油,Kongphop。”


 


       “我也是那样的爱你。”










恋爱三十题07  我在照镜子 














PS.求红心求评论~ 因为这个是子博客,所以不方便回复,但每条留言都看好几遍,求讲话啊,说说剩下来想看什么梗呗~


    鸡血产物,现在凌晨两点半,可能不是很甜,见谅~


    好困啊~ 


    被第九集甜到不要不要的~ 我爱他们一万年~嗷~



















评论
热度 ( 409 )
  1. 一年生木木堂 转载了此文字

© 吴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