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不有初 鲜克有终

【IE】意中人(rps向)(七)

新的一年,祝大家鸡年大吉

希望我的西皮多多发糖


不逆不拆,圈地自萌






第七章




易柏辰嘴角上的笑一直收敛不住,从下了节目开始就是。


今天录制的综艺节目里有歌曲接龙的项目,在头顶上悬着偌大气球的同时唱出指定的歌。


易柏辰自认是个“走在时尚前沿”的boy,生在台北,听遍华语那种。

所以对于这类项目自带的参与度很满意,何况自己还能玩的比较流畅。

不像准备好硬生生的梗,或是是短时间内接住主持人的话茬,他不擅长做那个。


录制期间也一如他所想的,又刺激又活泼,导播也告诉他们现场节目效果很好,后期加工都容易,当然这其中不乏风田氏表情包的大力支持。


只是让易柏辰没想到,居然还有意外惊喜。

当看到马振桓一反往常的文雅自持,紧张的捂住耳朵看向自己,眼睛瞪的大大的时候,易柏辰没得一个激灵。


反应异常敏捷地朝前跨了大半部,手舞足蹈的凑到那人面前,大声嚷嚷着一副着急解围的样子,事实上他更想凑近了好好欣赏一下那人的惶然无措。


终于不是平时那样挂着厚重的“镜头前的包袱”的样子,带着认真嚼劲地念着普通话。




他很喜欢那个人的声音,尤其是唱歌时候的音色,音调可以起到很高的key,却不显得过于单薄或是厚重,罕见清亮干净的嗓音。


易柏辰第一次听马振桓的现场solo还是在另一档综艺里,相熟的师哥师姐的节目,节奏比较慢,他作为新人插不上多少话,一边撑着脑袋一边发呆,有些昏沉。

跟着台本和团员的互动来回了半天,小孩咽下一个哈欠,直到他又听见马振桓的声音,说他可以。可以什么?好像是唱歌,要唱什么来着,易柏辰没听仔细。


直到马振桓站上台,调起话筒柄,前奏渐起的时候,易柏辰顿时来了兴致——头也不昏了,挺直腰背不算,还偷偷从以纶面前的桌子上顺过一个小手掌应援物。看着台上的人跟着节奏头脑一点一点的时候,小孩莫名地产生了期待,摆弄着着手里的塑料手柄,眨了眨眼。是《温柔》啊,和他很像的歌。


眼睛像是黏上了唱歌的人,听了很多遍的词,不知道为什么从那个人喉咙里发出来好像格外打动人一些,心口倏然一动,胸腔里蔓延着涩涩的感觉,易柏辰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只觉得嗓子有些干,下意识地跟着周围的哥哥们一起晃动身体,目光却是怎样都挪不开来。


后来再想起那个时候,易柏辰总觉得那时台上唱歌的人离自己很远。

歌唱的很好听,演戏外语发展前景都很好的样子,刚入团不久的自己和他相比,好像很多地方都差的很远。

小小少年如是自卑道,这种间距感让他有很长一段时间觉得自己和马振桓之间很有距离。


而今天,回想起节目里伸出手向自己“求救”的那个人,易柏辰眉眼弯弯,着急慌乱到和平常完全不一样的马振桓,真的是意外的可爱。走在团员中间,看着身前不远处大自己四岁的哥哥成员,易柏辰这样想到,目光又在触到陈向熙搭在马振桓肩膀上的手时倏然转暗。











第二天是大家一起约好了泡汤的日子,之前是连晨翔陈向熙马振桓三个人一起去过,经节目里陈向熙爆料之后,“放不开的马振桓”引起了大家的“一致兴趣”。

队友们纷纷表示想“霸凌”某加拿大裔男子。

之后的一段时间却因为临近跨年工作量加大,加上引进三期成员,一直到第二年大家想趁集体出差和部分成员入伍之前再聚一次,这件事才又被提上议程。


“evan~”最后一个踏进商务车的易柏辰听见成员们用寓意不明的腔调呼喊,小孩一脸莫名地看着众人,表情比被喊的人还要无辜上三分,好事的哥哥们却没有多说,只连晨翔伸手拍拍易柏辰的肩膀,笑的无比荡漾:“一会你就知道了。”


带着好奇和不解,易柏辰把目光偏向马振桓

——梳了顺毛显得分外乖巧的马振桓,却是一副变扭的样子,想说些什么又在张开嘴之后咽了下去,引得正在和他说话的陈向熙哈哈大笑,边伸出手指拨弄马振桓的刘海。


易柏辰无端觉得马振桓额前的食指分外碍眼,眼眸一垂,猛不然推了刚刚坐定的风田一把,待听见陈向熙被压倒后大叫的声音,小孩轻轻吹了口气,呼。




等到了目的地,是一处山间的私人温泉,许是气候偏热又不是什么特殊节假日,倒是除了这一行没有旁人,态度和善的老板娘热情的接待众人。


一群大男生欢呼着蜂拥进更衣室,往常颇为闹腾的易柏辰都被落在队伍后方。


易柏辰掀开厚重的布帘,本以为会看见光溜溜一群人互相打闹的场景,眼前出现的却完全是另一幅预料不到到的画面。


一群队员们衣服齐整地挤坐在搁置衣物的木凳上,兴致勃勃地盯着一个方向——刚刚脱掉外衫的马振桓。


“你们……在干嘛?”有点奶气的低音炮响在众人身后,抬眼望去正是最后一个进来的老幺,黑色的棒球帽下一双晶亮的眼睛。


“在霸凌啊”却是以纶兴高采烈地应了一声,其余人仍是兴致勃勃地盯着马振桓。


看到易柏辰投来不解的眼神,马振桓只觉得面上烧的厉害,对着一群不着调的队员不免有了怨怪,想看自己出糗连小孩子都污染了。


男性的好胜心和要强让他没由来地憋了一口气,脱衣服的动作顿时快了起来,穿的又是休闲衫,三两下就扒拉干净了上身,身子一侧便开始解裤子,动作仍是片刻不缓。

看见马振桓一语不发地脱衣服,陈向熙也知道这人是从车上被大家开玩笑起就郁了气,一伙人都这么盯着,早晚给人看炸毛了,遂开始赶人,一群人稀稀拉拉地散了换衣服去。


却没人发现最后进屋的老幺仍是站在那,一动未动地像中了定身咒似的。


马振桓见人散去,暗暗叹一口气,之前也还是自己故作气,真要让他在所有人面前把自己脱干净,他恐怕还是得半途认怂。像他自己之前在节目里说的,国外也分放得开的和放不开的,他本来就不是很放的开的,之前和陈向熙晨翔一起,也只是三个人。这回全员都在,若不是一开始被陈向熙点出这么个梗闹了一番,他定是不出声的缩在一边不吭声。


低头看看自己身上剩的最后一块布料,余光扫到周围成员有的已经赤着全身走近淋浴区,马振桓不自在地收了眼,还是从衣柜里扯出一条浴巾,围在腰间,这才关上柜门走进另一间屋。






易柏辰睁着眼睛站在莲蓬头下,任冒着热气的水流冲刷头发和肩颈,脑袋好像因为高温嗡嗡的渾作一团,眼前却是不自觉的浮现出刚刚看见的画面。


马振桓在众人面前赤裸着上身,脸上的表情似羞似愤。

上身的皮肤很白,被粉丝称作“天鹅颈”的脖子,因那人闭眼故作不在意的表情有些仰起,颈子到耳后泛起薄红,不自在的情绪引起喉结上下滚动,脖子纤细好看到让人想将手指深深扣上锁住。



而众人离开后,马振桓又有些小心地拿出浴巾缠在腰间,这才反应过来他是不习惯在别人面前赤 裸。

因那人腿长,浴巾也仅堪堪遮住重点部位。


马振桓的身材曲线很好,皮肤白皙,线条匀称细致,却又不是瘦弱,漂亮的线条下是锻炼优质的肌肉皮肤,一寸一寸的分布在骨节周围,是既温柔又有力量的身体,在那人有些害羞的状态下微微紧绷的样子,有些意外的……


意外的……什么?


易柏辰想着马振桓因为要进淋浴室而走过自己身边时,被其他人和木凳堵了路不得已和自己擦身而过,

漂亮的身体和胸前在整片玉样肤色衬托下,颜色愈发鲜艳的红色朱果,因为蹭到自己冰凉的衣服面料不经的一个颤抖,

正巧对上对方玉一样暗波流转的眼睛,却因为身体上有些尴尬的触碰立刻垂下眸去,只剩纤长的睫毛一阵轻颤,

易柏辰觉得脑中的轰鸣有些大,嗡嗡嗡嗡的。


正巧子闳洗完路过,看到小孩,惊讶地大叫:“易柏辰,你流鼻血了!”



看着眼前有些担忧的哥哥们,口鼻腔因为血和水雾交混着铁锈和清甜味,披着浴巾刚刚坐定的易柏辰的感受着周围的偏冷的空气,慢慢沉淀下呼吸,脑中难得的有了一丝清明。


一瞬间,

他觉得自己想到了,

自己之前没有接上的定语

——诱人。


意外的……诱人。

意外诱人的……马振桓啊。










TBC





评论 ( 10 )
热度 ( 43 )

© 吴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