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不有初 鲜克有终

【IE】意中人(rps向)(四)

把不见的一章补上


这章和现实时间轴是有偏差的,强迫症慎食。

我知道的时候已经码完了,

然后和之后的文是连上的,所以应该不是那种百分百还原的rps请见谅了。


你们一直都不评论我快没力气单机了(摊


圈地自萌昂


第四章


易柏辰最近的气压有些低,如果你问他本人,他可能会告诉你:“啊,没有啦,我只是有点闹失眠。”


“真的没事吗?”伟晋还是有些担心,小孩看上去闷闷不乐的。


“很鸡婆诶,伟晋真的是……”小孩翻着漂亮的白眼走进化妆间,看到陈向熙边上的位置空着,刚刚勾起的嘴角又是一沉。


马振桓不在。


易柏辰进团快有两个月,慢慢地也和大家渐渐磨合熟悉。不论是团大的细心提点,伟晋的唠叨照顾,名杰的耍宝玩闹,还有其他团员虽然还不熟悉但是一直带着亲切感的交往,还有一点一点开始变多的粉丝,都让他觉得加入spexial是一件很开心的事情。


这些带给他新鲜感受的人里,有一个人总是让易柏辰不自觉地在意,下意识的会关注那个人的举动言辞,在意两个人之间的亲疏远近——马振桓。


平心而论他和马振桓并不算熟络。玩笑方面或是交涉一直也不是特别多,但总是对着那个人的时候就会很高兴,喜欢和他走的更近一点。


易柏辰把自己这样的心理归为“雏鸟情结”。


“谁让他是第一个跟我说话又关心我的人啊。”易柏辰有些烦躁地抬起手打算揉头发。


“诶诶诶!易恩造型!造型!你是打算自己做吗!!!”易柏辰的动作惊的身后正在找化妆刷的Cody姐姐大叫。更是引得众人哄堂大笑,场景几乎复制了大家第一次在理发店见到易柏辰的时候。


这次却没有人温柔地替自己解围。

“什么嘛。”小孩撇撇嘴,这么一想更不开心了。


“向熙,马马现在怎么样啊,走了快一个星期了吧”名杰一遍对着镜子整理造型,一边和陈向熙聊天:“他有没有电话给你啊!”平日说话的咋呼声音,却引得易柏辰悄悄竖起了耳朵。


“昨天打电话来说是在加拿大过的很好,体验了很久没体验过的学校生活。”陈向熙坐在易柏辰斜对面,说话时透过镜子看见骄傲炸毛的小孩小心翼翼地偷偷注视着自己,听的很认真的样子,遂对着镜子扬起灿烂的笑容:“你说他会不会在那边过得太好就不回来啊,易恩?”


“嗯?不!不会吧!”易柏辰明显没想过这个问题,虽然他和马振桓接触不久,但也他知道是个做事很有责任心的人,所以不会出现什么“一走了之”的情况,何况马马的欢送会上还被一边灌酒一边被要求带手信。比担心这个问题,他更奇怪自己为什么会被突然点名好吗!


“为什么问我这个啊!”虽然隔着镜子,小孩还是瞪的超不服气的。

陈向熙想起有次聊天提起对易柏辰的印象,马振桓提过“小狼”这个词,不觉莞尔。于是对着镜子笑的愈发好看,身后的造型姐姐都被秒到:“因为担心你会担心吗。”


“谁会……”

“Teddy你这样笑我们很容易意乱情迷!”名杰的打岔让陈向熙的表情有一瞬间的破裂,更是引得小孩毫不客气的大笑:“哈哈哈哈哈哈哈!意乱情迷!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屋子里也是阵阵憋笑。


陈向熙倒是自在地重新坐正让Cody姐姐在自己的头发上折腾,仿若不在意地拿起手机翻了起来,不咸不淡地撂下一句:“我还是和马马聊天比较好。”


小孩突然就笑不出来了,一口气卡在喉口上下不是。


一直到节目录制结束,易柏辰还是觉得陈向熙说那句话是故意的,但是是故意做什么呢,故意气自己,为什么能气到自己,小孩没有细想。





他想起欢送会那天,不少团员都喝高了,自己因为没有成年却不能沾酒,只能汽水兑着果汁一杯一杯灌奇怪的液体,像是泄愤一样,也不知道是被什么气到了。可能是因为,马振桓要离开而自己却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吧。一直到聚餐地点才被告诉说马振桓要回加拿大了,离开大半年的时间。


总觉得自己很重视的人却完全没有重视自己。


“抱歉啦,之前忙昏头了一直忘了跟大家说。”他记得那人在饭桌上端起酒杯,向大家敬酒的时候也是一派温和的样子:“我自罚。”在名杰的盯人阵势下,又跟了一句。因他平时就是很正派又很温柔的性子,大家倒也没有怎么为难他,只彼此之间相互怼的厉害。


只是马振桓的酒量真的很浅。


易柏辰看着坐在板凳上脸烧的通红,看着玩闹的众人笑的明眸皓齿的男人时这样想,好像还有点晃悠,总觉得没人照看着不大保险。易柏辰和马振桓之间本来隔着风田,只是日本大男孩实在可爱,被灌了几杯就找不着自己的舌头,也就被易柏辰忽悠着悄悄换了个地儿。反正风田喝醉了也不能照顾人,还是我劳心劳力一下吧,小孩觉得自己很好。


换了位置之后,却有些不好意思搭话,只能看着那个人和旁边的陈向熙言笑晏晏

——易柏辰觉得自己简直是丢脸丢到家了。


小孩准备就着果汁灌下第6杯汽水的时候,手却突然被人摁了一下。他抬眼,看见马振桓笑得眉眼弯弯的冲着他,还未咽进肚的汽水一下子卡在了嗓子眼,引起剧烈的咳嗽。太丢人了,易柏辰觉得,看男生看到呛水这种事,他偷偷扫了一眼桌上,嗯,没有人看见。


于是又直起身子看着始作俑者:“怎么……”,话未说完易柏辰被那人的动作惊的僵怔在原地。


马振桓整个人倾了过来,带着酒气和温度。他的脸倏然凑到易柏辰面前,却不再进一步,而是伸出右手到易柏辰眼前,偏前的食指略略勾到他的鼻尖,凑近的脸仿若着色的白玉,近的易柏辰闻得到玉上泛着的淡淡酒香,头却微微一偏,笑的像无辜的妖精。


易柏辰那一瞬间脑子里是空的。


马振桓的食指轻轻划过易柏辰的嘴角,又蜷起指节在他唇边把溢出的水渍擦掉,指腹的温度还是凉凉,直到对方的指尖轻轻碰到自己嘴唇的时候,易柏辰才又恢复了感知。


“干净了。”马振桓撤开身体,易柏辰也还是怔在原地,他看着对面有些晕乎又十二分可爱

的人,莫名的生出了恼意。这个人,易柏辰已过的18年还没有经历过这样的心率加速和大脑空白,这个人却突如其来的惹乱了这些情绪。


如果再晚个两年,易柏辰可能会从互联网上见到一个更好的词,来形容现在自己这种状态——被撩。


而现在,易柏辰只能心情复杂地瞪着对方,这种复杂里有没有期待,可能他自己也分不清。然而不等他分辨这种情绪,另一种更突如其来的情绪排山倒海的压过了一切。


——在看见喝过头的马振桓一脸迷茫地倒向陈向熙怀里时。


易柏辰觉得有些酸涩,应该是太羡慕了,他想,自己当是很羡慕这样互相关照互相依靠的队友情关系的。


但还是——怎么可以这么亲密。








TBC



评论 ( 6 )
热度 ( 36 )

© 吴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