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不有初 鲜克有终

【IE】意中人(rps向)(六)

迟更又少更的码字员虔诚道歉🙇


又在b站嗑双白,看完《斯德哥尔摩情人》(主仲孟钤光那个)实在被黑化小齐迷的心碎,感觉自己不码字是有罪的……



码完字以后好想以头触地,不勤快的后果就是生疏!!!

IE最萌不解释  ooc都是我的锅!还是捂脸希望喜欢


不逆不拆,圈地自萌









第六章




五點半,还差十分钟。

易柏辰坐在沙发上看似不在意的瞥了一眼挂在墙上的钟,又在心里默默念了一遍。


马振桓飞台北的航班是3点多落地,从机场回公司宿舍,简单安置一番,再到公司报到,两个小时应该差不多。易柏辰把手机按亮,食指在聊天软件上划拉了几遍,又按上home键。重归黑暗的屏幕模模糊糊地映着易柏辰的轮廓,反光出来的画面倒是看不清小孩眼底的焦躁和期待。


小半年没有见过他了——那个眉眼温柔的过分的人。马振桓的声音轻轻软软的,念的普通话比大部分台湾人更靠近大陆的发音,说话之前总喜欢琢磨一番,逐字逐句的思索,总是带着独有的拘衿和礼节,少有的也会像现在这般——


“我回来了!”尾音有些上扬,比声音以往大了不少,昭示着声音主人的心情不错。


易柏辰猛地抬头站起身,连晨翔早已扑了上去,被他紧缚的人似是有些措手不及,几秒反应过后,却也笑着轻拍上许久不见的兄弟的肩部,低头的时候还未被刘海遮住的眼里,是快要溢出来的开心和温柔


易柏辰的牙齿磕住内唇,看着被人群包围住的人的,瞳孔有些怔缩,倏尔又沾满了晶亮的光泽。


“欢迎回来。”低低的声音轻轻地敲打在团员们听不见的空气里。





小孩不知道自己的视线用力和灼热的过度,只道自己真的很长时间没有见过这个人了。很久很久,久到这个人再次出现的时候情绪里被发酵出了酸涩难过。


上次的视频通讯已经是两个多月前的事,期间偶尔几次视频电话都是很短暂的大家一起进行,这两个月易柏辰自己也有给马振桓发过一些简讯,但是受时差和性格影响,也大多是简单地问候,像上次那样两个人胡天海地地絮叨自己遇见的人和事,却是再没有过。从陈向熙晨翔口中,却是时有听见马振桓的名字,都是些自己不知道的事。甚至今年大热的冰桶挑战,连晨翔还收到了大洋彼岸的cue。


小孩觉得苦恼——好像总是离那个人很远,明明一开始是对方先靠近的,超级温柔又超级体贴的方式,为什么走近了却又发现其实很有距离感的人,无可挑剔的绅士礼仪更像是滥俗的温柔——对所有人都是如此用心的不用心。


偏偏,

易柏辰有些无奈又丧气地看着眼前人,偏偏他又吃这一套。


在他认为“滥俗”的温柔里享受的无可自拔,有的时候甚至觉得马振桓只要对自己温柔就好了,他不是老幺吗,被特殊对待是应该的吧,为什么老年纪的成员也可以——就像现在。








马振桓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被圈住的身子,作为一个abc,他却向来对安全距离看的有些重也是很苦恼。一边接受着久未见面的兄弟们来自肢体的“热络招待”,一边接收着周围“参差不齐”的问候,明明已经被缠的没有空档,却突然似有所感一般,他抬眼向众人身后的方向看去。


感觉到马振桓动作,连晨翔放开自己在对方身上作乱的手,同时也感觉自己被一道目光锁住了,是那种会让人不舒服的目光,而来源——连晨翔转过身去



——顶着一头鲜艳发色的少年站在几步外,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



众人的目光也和随着人群中心的两位成员一起转移,发现他们的老幺正一脸懵地站在人群身后,“易恩你在干吗啊”不知道谁问了一声,看到众人扫过来的目光,小孩显得有些慌乱。


看着易柏辰投来求助的眼神,无辜又委屈的样子,马振桓有点心软,看着小孩心道“下意识卖萌是犯规的喂”


但还是开口:“柏辰,好久不见。”




于是,

众在人有些惊讶的目光中,老幺白净的脸突然烧红了大半,风田晨翔都有些莫名,子闳还想说是不是顶灯映的发色反光在脸上的效果,待看到少年同样泛红的耳尖,也问不出口了,一群人中,也只有陈向熙笑得意味不明。





易柏辰正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反应过来时就发现自己被一群人“盯上了”。

本来,站在几步外偷瞄人群中间的马振桓,而不是走上前和众人一起欢迎就显得自己有些突兀,正打算悄悄没进前方众人,却突然被发现,加上刚才又在想一些有的没的,一时之间根本反应不过来。


更让他全身僵硬的,是在他偷看向马振桓的时候,对方居然也抬头看了过来,

两双眼睛——就那么直直地对上了。

小孩觉得自己突然被“抓了个现行”,很像……很像什么呢……


还没等小孩想清这个问题,又听到了伟晋的声音“易恩你在干吗?”

干吗?干啦!

总不能说刚才在偷看吧……


被众人盯着让他觉得有点压力山大,易柏辰脑子里却已经转过了好几个念头:下次找到机会一定要整伟晋,还有晨翔,陈向熙也经常欺负自己……然而嘴上却完全说不出话来,只一双眼睛紧紧盯住自进门起就一直牢牢吸引自己目光的人,全然不知自己看人的眼睛有多可怜兮兮。


然后,在小孩有点侥幸有点慌张的期待里,他真的听到了,

塞壬歌声一样迷惑人心的声音,

他听到那声音说:“柏辰,好久不见。”


易柏辰只觉得耳根有些烫,眼前的景象让他的思绪飘的有些远,他想起很小的时候听母亲放过的唱碟,词曲缠绵的粤语歌,声音低沉的女人歌声轻轻缓缓:


“欲辨难辨你一脸风尘,

  犹如欲辨难辨我命运。”



很多年之后,易柏辰也依然清楚记得,在一个霞光正好的傍晚,久待而归的马振桓站在众人身前,唇角勾起,睫毛被身侧窗外盛到极致的夕阳度上金色,眼睛里盛着水的光泽,开口说的第一句话是“柏辰,好久不见。”


有那么长一段时间里,这都是易柏辰熟睡深埋醒而不记的美梦。











TBC





评论 ( 11 )
热度 ( 33 )

© 吴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