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不有初 鲜克有终

【IE】意中人(rps向)(五)

上一更你们居然真的让我单机了,手动挥

珍惜这一章可能是心如死灰的lo最后一更

摊在

地上



圈地自萌

fm:熟悉的肝半夜









第五章



“喂,喂……嗯,啊。嗯。”易柏辰对着手里的电子设备支支吾吾地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音节,如果配上曲调可能会更显别样色彩,他一边艰难地发声一边暗想。18岁的易柏辰已经明白不少了呢。


至于他现在的状况,听似艰难尴尬,但如果真的有人伸手代替他接过手机,小孩却又是十二万分的不愿意。这么想着,他紧了紧抓着手机的手指,向后瞥一眼,轻悄悄地又把身子往边角移了移。末了又侧过眼,看向手心小小屏幕里的那个人,马振桓笑的一派温和。



本来是集体在练习室练舞,休息途中突然起意,要给身在大洋彼岸的成员打电话。一群人就那么匆匆嚷嚷地拨通了网络电话,易柏辰一直安静地呆在众人身后,没有引起注意。大家觉得老幺可能对这个活动并没有什么兴趣,却忽略了少年一直紧盯着手机闪闪发亮的眼睛。


电话从团大手上被传到伟晋手上,在一连串的被呛后伟晋磨磨叽叽地把手机递给名杰——身后的子闳。子闳不是爱闹的性子,却也对着离开许久的成员好生叮嘱了一番,这才不慌不忙地把手机还给名杰,笑着抱起胳膊,看着名杰刚到手的手机被身后的连晨翔一手顺走。



手机兜兜转转的从名杰,以纶手里轮番,连风田也憋出了几句,最后自然而然地落到了陈向熙手里。易柏辰始终没有上前,他只默默地看着众人对着一部手机肆无忌惮地开玩笑,说段子,偶尔也说几句关心的话语。他看不见手机屏幕,只能通过团员的神情和电话里偶尔放大的几句声响,猜测被电联的另一端的人是怎样的温眉善目,浅笑从容。


在易柏辰想来一定是那样的,那个人温柔的过分又礼貌的过分,隔着电话更不会表现过多的情绪,这让他有一种莫名的平衡。


然而——


“嗯,是啊”,陈向熙对着屏幕声音轻软,他是团里著名的“情话担当”,声音也是干净好听的属性:“不会,没关系的。”这样让人不自觉生出好感的音色,却让老幺莫名的烦躁。看着陈向熙对着一件电子设备笑的春暖花开的模样,小孩觉得堵得慌,为什么这两个人有这么多话要说。


天蝎的骄傲就是即使已经不开心到极点了,也依然坚持不懈地侧耳偷听。易柏辰完全不知道自己冷着一张俊脸,故作不在意地频频瞥向打电话的人的样子有多委屈逞强。


陈向熙一边慢慢挪动步子,一边用余光扫着小孩的神情随着自己的举动发生变化,内心的恶趣味完全得到了满足,嘴角的弧度越来越大。引得视频那头的马振桓好奇:“什么事那么高兴?”像是突然受到了提点,陈向熙眨一眨眼,对着手机一拍额头:“差点忘了!不能分配不均啊,还有个人一直很想你呢?”


“一直想我?”马振桓好看的眉间轻轻拧起,眼睛圆圆的:“谁啊?”


话音未落,眼前的液晶屏里就换了一个人,顶着色彩明艳的头发,剑目星眉,眼神晶亮。一副被人突然捅到台前的无措模样,看着自己的眼睛却是亮闪闪的。


喉结上下一动,小孩的眼睛看向自己后打了个转,又迟迟不肯再对上。


“柏辰,”看着少年有些僵硬的表情,马振桓笑道:“最近还好嘛?”

声线软软的,隔着通讯设备音色也损伤了不少,或是远没有陈向熙方才的明晰温和,听在易柏辰耳朵里却似琴弦被勾起留下震颤,震的他觉得耳尖有些痒。


“嗯,拍了新的画报,新造型比原来好看一点。”易柏辰对着手机一本正经地对答,像乖乖回答老师问题的学生。


“那就好。”马振桓闻言又是笑,没有多做言语。


“嗯!”似乎是为了应答对方的一字一句,易柏辰又紧跟了一句。却发现对方没有再说,是和自己没有可聊的吗。他心下烦躁,想找些什么说,却又在对方的目光下,迟迟张不开口,看人的眼睛却愈发急迫。


看着小孩有些无措的样子,马振桓心下无奈,为什么陈向熙要甩一个巨大的撒娇包给他啊,还是对自己撒娇毫不自知的那种。


终归是受不住小孩盯着自己的认真模样,马振桓只能慢慢地说起自己回到加拿大的生活:

“同学们还是很热情。”

“课业有点难,自己在图书馆琢磨了很久”

“家门口的汉堡店还是很好吃,但是店员换了”


马振桓本就不是擅找话题的人,突然对上不甚熟络的老幺更是如此,易柏辰却也不会多问,只是静静的:“嗯。”“那很好。”这样一方说着,另一方只做一搭一和的应着,真的很容易觉得对方在敷衍,却因为紧盯着你的认真目光,让人不自觉心软被宽慰。


因而看着小孩晶亮的眼睛,马振桓不急不慢地絮叨着,竟也聊了好一会。


两个人聊天的内容如果拿出来,简直是“芒果干”世界之最了,偏偏当事人毫不自知。尤其是易柏辰,在经历了烦躁至极的等待后,他觉得能和眼前的这个人互相看着,听对方用甜软的台语的说着最近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真的是件,那个词怎么说,岁月静好的一件事。



“前几天和朋友去吃饭,被灌倒了。”马振桓看着听自己说完这句后脸色突变的易柏辰,有些奇怪:“柏辰?”


“嗯?啊……在。”

“怎么了?是累了吗?听我说话很无趣吧。”马振桓有些不自在地用手刮了刮鼻尖。


易柏辰看着眼前的人,即使是隔着金属荧幕,也不自觉地被对方的小动作萌到了。心下一痒,他吸了吸鼻子想让自己自在点,却被对方的话惊的差点松了手机:“没有,没有!”


看见对方自聊天到现在给出最大的反应,是不想让自己结束话题。马振桓突然觉得朦朦胧胧地被戳中了一下,被人重视在意的感觉是真的很好,这么想着,对着手机那头笑得更加温柔,那种由心而发的眼角都带着温度的笑意。


突然,马振桓就看见——手机那端黑屏了。




看着手机屏幕里的人勾起眼角唇角,漾着水光的眼眸溶着温柔和一点点宠溺的味道,易柏辰突然做出了一个不经过大脑反应的动作,快速低头猛然一收胳膊——他把手机藏到了怀里。


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举动之后,小孩觉得自己面上的皮肤在以可见的速度升温变红,耳朵更是从耳根烫到耳尖。实在是无奈之举,那个人——屏幕那端的那个人实在是太好看了,总不能在他眼皮子底下脸红😳。


但是这样子盖住手机会不会中断通话?想到这,小孩又急又慌地拿出手机,看见马振桓有些莫名的表情,松了口气。还不等对方开口,又急急道:“刚刚信号不好!”


马振桓看着屏幕前突然闪黑,又晃动着出现男孩的有些不自在的脸,有些疑惑,却不加追问。


像是为了带过自己有些“神奇”的解释,易柏辰眼神慌乱地瞟了瞟四下,有些破罐子破摔地主动开口:“前几天收到了粉丝的信件,说是蛮喜欢我的。”


“嗯?”马振桓见少年主动挑起话题,不无兴趣的挑眉,示意少年继续说。


易柏辰看着对方温和的眉眼,渐渐和记忆里几次帮自己解围的形象重合,一点点地叠画成那人温眉浅笑的模样,逆光画报里一样的好看。渐渐地也卸下之前的压力负担,对着手机慢慢倒出自己的烦心开心,言语间说到兴奋点还会夸张地作出表情动作。这段时间以来压在脑袋上的乌云好像被一慢慢拨开了,在看到这个人的时候。


易柏辰像抓着宝贝一样的揣着手机,一边抑制不住的把自己的心绪倒落,一边用身体遮着屏幕,自诩小心地一步一步住往墙角挪,


他一定不知道,自己盯着手机的时候含笑的眼睛有多温柔。



TBC



评论 ( 12 )
热度 ( 46 )

© 吴晗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