靡不有初 鲜克有终

【SK・RPS・花患いパロ】种情 *R-18

可爱

羨:

・花食症Singto×花吐き病Krist


・没在交往的两人


・仅设定了故事需要的部分


・后半走链接


++++++++++++++++++++++++++++++




最近社会上的流行病蔓延到了SuKhumvit大道,这条标识着曼谷城央最繁华商业娱乐中心的街区。




花吐病,正式名称为「呕吐中枢花被性疾病」,在世间反复潜伏流行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早以前。似乎是由患者体内诞出鲜花、使吐出的体液变成花瓣,接触到它们即会感染,至今尚未发现彻底治愈的方法。在人体内形成花朵本来就属异常,会给患者的身体带来负担也是自然的事,至于"久而久之会变得衰弱、最终迎来死亡"?虽然也有这样的说法,但多数人只是会像流感那样反复发作罢了。




花食症,异食症的一种,除了花朵以外吃什么都会吐的疾病。但假如误食了可食用花以外的毒花、也会因为缺少毒素中和剂而不幸中毒。同样、彻底治愈方法不明,并且感染途径不明。患者常因无法摄取足够量的花朵导致身体机能暂时性下降,传说"长期这样下去会变得从身体上孕育出花朵",但似乎并无可靠证据可察。病情同样具有反复性,即使接触到花吐病的花瓣也无法被感染。






****


side K




GMM大楼集体点名现场,Krist抿着嘴再次露出了招牌的灿烂笑容,他向大厅里密密麻麻的粉丝挥着手、接着跟经纪人耳语了一句,随即迅速侧身闪进一旁的staff专用通道。


楼梯转角处的卫生间忽然变得遥远至极,就近推开一扇门Krist就钻了进去。运气不错、化妆室里看来并没有人。从点名进行到一半就开始强忍着的呕吐感一下子爆发出来,痉挛窜上食管,仿佛内脏全体翻转了一般、瞬间落红满桌。Krist撑在半身镜前虚弱地望着它们,不一会儿他就又剧烈咳嗽起来,捂在嘴上的指缝间溢出一模一样的鲜艳花瓣来。




三天前和朋友逛完夜市回到公寓的时候Krist就感觉喉咙不太舒服,也许是夜风吹得有些着凉他就没怎么在意,直到第二天早上起床发现满床丝绒般的红色花瓣……是谁闯进他卧室搞的恶作剧吗?然而脑海里悬疑剧上演的同时Krist就反射性地跑到卫生间里吐了——盥洗池里零落一层的红色花瓣和他床上的那些如出一辙。


看来他是染上了什么奇怪的病。虽然未曾亲眼所见,但这独特的症状明显就是前几天还在新闻上报道过的那个………什么吐花的病。病理不明、也没有任何征兆,就连传染还是自发都不知道。


突如其来的中奖。




由于是提早撤离现场,现在他得赶在其他人回来前快点收拾掉化妆台上的狼藉。至少病好为止Krist都没有将这令人作呕的病症告知他人的打算。


「点名会已经完了吗」


循声抬头,镜子里除了Krist自己的脸,此时后方又多出另一张熟悉的面孔。


「P'Sing、」


Singto什么时候进来的,还是说他从刚才起就一直在这儿……这么说自己呕吐时的样子都被瞧见了?就算是同事、这种方式的形象大跌也不是Krist想要看到的,他还不想加入为Singto所讨厌的那方。


「Kit,这些花…」


Krist试图用手遮住那些亮眼的红色却未果,只好转过来用身体挡在化妆台前面,掩耳盗铃一般。


「…可以给我吗?我可以要这些花么,Kit」


简直是预料之外的发言。


「可、可以是可以……你要拿来做什么…」


闻言Singto浅浅地笑了。


「你看着」


说着他走近Krist身旁,伸手捻起一小片被刻意藏起的艳丽花瓣、毫不犹豫地含进嘴里。


「⁈等、…喂…!」


「…很美味哦」


就像说的那样、Singto享受地慢慢嚼着刚刚放入口中的东西。


「Kit吐出来的花瓣,很美味…」


在被Singto扯开遮挡化妆台的手臂、并继续从他背后搜罗剩余的花瓣来吃的时候,Krist的脸腾地就红了起来。


「对不起呐,Kit,我啊……不小心得了花食症」






****


side S




Singto察觉到身体异变是在某个极其平常的早晨。


那天起床后他一如既往地更衣洗漱,因为早起了一些难得自己摊了鸡蛋松饼、却突然变得没胃口。也许是最近课业与工作冲突多、熬夜也比较厉害,没当回事的Singto继续往盘子里浇着枫糖,将切好的小块松饼送进嘴里的瞬间还没什么,嚼了几下恶心的感觉渐渐漫上胸口,之后就全部吐了出来。


他摸摸额头,既没发烧也没感冒,虽然心里有些膈应但Singto还是照常去了大学听课,直到傍晚回公司报到差点晕倒在大厅入口、他才发现自己已经一整天没有进食了。


扶着墙壁,Singto并没能成功从裤子口袋里摸到硬糖或者巧克力之类可以补充糖分的东西,况且他还是一想到食物就觉得恶心。没力气走路还在想着别的事情,无奈膝盖就磕到了东西,抬眼看去是一个花篮、粉丝送的被摆在礼堂门口了,里面娇艳欲滴的鲜花此刻看上去竟令他觉得早上以来第一次胃口大开。


观察过四周并没有安置摄像头也没有工作人员走来走去,Singto趁机偷偷撕下半片淡紫色的花瓣放进嘴里。


超越想象的美味。


也不知站在那儿沉迷了多久,最后幸好是Jane最先发现了他并及时将人领走,捎带那蓝被撕得面目全非的花。




「呣…我都快变成食物了,简直是以身戴行在养你」


接过Krist递过来的透明保鲜罐,Singto迫不及待地掰开盖子,里面发出诱人芬芳的花瓣光是闻闻就足已令他欲罢不能。


自从听到Krist抱怨每天早上都有一床的"残骸"要清扫丢弃,Singto就问他能不能把它们收集起来送给自己。


据说花吐症患者夜间的吐花量相较白天更甚,难怪Krist总是一副睡不好的样子。在睡眠问题上、Singto也经常因为肚子饿被折磨得无法入睡,而最近等待第二天清晨来自Krist的花瓣就成了他唯一能骗自己安眠的借口。


「今天我想去你家过夜…行吗,Kit」


如果一整晚都能随心所欲地吃到Krist的花瓣,漫漫长夜就能安然度过了吧。而且一旦Krist身体不舒服,互相帮助也会更加容易。


「…我提前说……那场面可一点都不好看…」


「我看过,能接受」


Singto从罐子里抓出粉红色的花瓣贴在唇上,盯着他每一步动作的Krist眼角又泛起红晕。这让开始进食的Singto不禁弯起嘴角。


容易害羞的弟弟。




前段时间Singto躲在化妆间的更衣室用茶罐里的有机干玫瑰垫胃,不想却误打误撞窥到镜子前掐着喉咙吐出鲜花的Krist、情况挺糟的样子。于是他走过去询问,受到惊吓的某人吓得恍在原地一动不能动。


Krist的花瓣比他吃过的任何东西都要美味,而脸红的本人也是可爱到不行。


曾经沧海难为水、从奢入俭难。因为你的关系、口味挑剔如我再也吃不下其他花了。可万一哪天你痊愈了、或者不再愿意给我了,饥饿致死的时候…我又该怎么办呢?






****


→ 小黑屋










Fin


++++++++++++++++++++++++++++++


* 花吐病tips:


1 是否因为单相思而发病,未证实


2 痊愈就会吐出银莲花,已证实


3 吐出的花瓣颜色与病情密切相关,深红色为轻微、淡粉色为中度、纯白色为严重


* 花食症的治愈可能与银莲花相关,未证实

评论
热度 ( 261 )

© 吴晗 | Powered by LOFTER